第24节

    两个背影突然重叠起来,面前这个欣长男人转身,步步向里面走去……
    离越来越远。
    竟然有种再也无法接近错觉-
    阳光照进房间,被那刺眼光晃了眼睛,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梳洗了下,准备去上班。江南走了大概三天时间,每天晚上他会准时打电话过来。有些尴尬,于是们都很默契不提那天晚上,他对表白事情,只是些闲话家常。他偶尔会问非烟病情。去医院看过,手术还算成功,但是像骨癌这种病,般就算将癌细胞切除也只是延续生命而已,很少能治愈。剩下时间则需要靠保守治疗维持生命。
    拿起桌上月球项链,对着镜子挂在脖子上。看了看表,心想着今天非烟应该会醒过来了。然后穿好鞋出了门,开车去公司。
    老板前天从外飞回来,脚不沾地去了沈阳,带着他刘秘书,反而将这个特助扔在公司,也不知道这个职位是不是白吃饭用。不过既然老板大人不让干活,那也乐得清闲,到公司报道之后就去了医院。
    左非烟住在icu,去时候亦南姐正坐在沙发上安静看报纸,知道有读报纸习惯,便也没打扰,扫了眼床上女人,还在昏睡。表情安静,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不像是有病样子。
    姚亦南见进来,招呼坐下,给倒了杯茶。
    小声儿问:“怎么样?什么时候会醒?”
    028
    小声儿问:“怎么样?什么时候会醒?”
    “随时都有可能,可能太累,需要多休息会儿。”亦南姐看了看床上女子,语气中带着伤感。
    “南姐,非烟姐身边个亲戚都没有了?”
    “还有个姥姥,手把带大,但是年纪太大了,在乡下。们也没敢通知,怕老太太着急上火。还个舅舅,但是和死去母亲感情不好,直没联系过,也不养老人。找不到联系方式。”
    走到床边,伸手帮捋了捋鬓间碎发。确实有张和酷似脸,只不过,艰难现实让气质更加成熟和内敛。即便安静躺着时候,也有种微不可查凌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究竟们谁是谁替身,又是谁爱着谁,现在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在生命面前,那些情情爱爱似乎变得特别渺小,非烟姐,说是不是?人要活着才最重要!”轻轻将手放在手中,低声在耳边低语道。
    “小锦,过来,有话要对说。”姚亦南说道。
    放下左非烟手,走过去。
    亦南姐点点头,示意坐在沙发上,然后端起茶杯喝了口,像是在酝酿自己要说话。
    “小锦,可能从小没受过什么苦,所以体会不到‘穷’这个字究竟是种什么概念。也不会知道自己在这个社会上点点打拼辛苦。和非烟认识了很多年,眼看着在手底下点点爬上来。从最开始排版,到最后主编。女人难免都会自私,尤其是曾经无所有女人。这辈子只付出过两次真心,第次,为了那个男人毅然转身,经过很长时间,才慢慢平复自己伤口。第二次便是楚江南,爱他。个女人爱上个男人,难免会变得自私,或许间接伤害到,在这里替向道歉。”
    “别这么说,南姐。和楚江南事情时半会儿谁也说不清楚,没有想要怪谁意思。”实话实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其实,非烟直只是影子罢了。也很痛苦,所以提出结婚那天才转身离开。”说。
    “不是因为楚爸他们两个才被迫分手吗?”惊讶,这么多年,难道其中竟有隐情?
    姚亦南也抬起头看眼,微微勾嘴角露出个无奈笑意,说道:“是真不知道?们明眼人看着们这对最难缠,还以为什么都知道。没想到还真像篮子说那样……”
    “……”低头悔过。
    “具体事情,也不太清楚。不过,想事情发展到这样地步,总会从某个人嘴里知道真相。”-
    从医院离开时候,非烟还没有醒,但是顾昊宇来了,便借着机会离开。可是却没想到第二天竟接到了左非烟电话。声音微微有些无力,淡淡说道:“能见面吗?”
    “去医院看。”急忙道。
    “不在医院,们就在贸附近那家星巴克见面吧。”说。
    “怎么能私自出院,现在在哪里?”
    “个小时后,们在那里见面,有重要话要说。”在电话轻轻笑了声,有气无力,说完,果断挂了电话。
    急急忙忙往外赶,在酒店门口还撞到了以前妖娆主管大人,惹来阵白眼。顾不了太多,连滚带爬上了车,开车便往贸赶。堵在四环上时候,很悲催想着:蘑嘞个菇,见个情敌至于这么殷勤吗?果然有圣母气质?
    其实,只是害怕突然倒在哪里再也起不来,等江南回来后不好交代吧。果然,人都是自私。
    四十分钟,终于吐血爬下四环,绕了几个弯,拐到左非烟说那家星巴克。这是个二层店,在二楼个靠窗角落找到身影。穿了件浅米色连衣裙,衬得脸色更加雪白,身体手术前看起来更加消瘦,脸上看起来是化了淡妆,说不上有多美,但是看上去颇有几分职业女性特有气质,这点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了。
    也看见,微笑着站起啦,打了个招呼。
    走过去,笑着伸手抚了抚自己裙摆,说道:“特意打扮了下,觉得还行?”
    “应该在医院多休养,昨天刚做完手术,今天怎么能出院?”微微皱了眉头,说道。
    “也是有几句话要和说,也别不高兴,咱们这么样见面怎么看都好像不太好似。但是这些话现在不说,恐怕以后也没机会了。”笑淡然。
    “别那么说,要好好配合治疗才有好机会。”垂了眼眸说道。
    “俗话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若不是癌症复发,恐怕现在还在妄想着要把楚江南夺回来。也不要在意把话说得这么直,人,都是自私……”叹口气说道。
    “没错,人都是自私,也应该知道现在对并没有什么好感,所以,若是想示弱以打动,恐怕要让失望了。毕竟,现在楚江南合法妻子是。”抿了口咖啡,平静说道。
    却突然笑出声,说道:“念锦,多虑了。们虽然不长接触,但是认识也快三四年了吧,什么样儿人自己清楚。虽然不是很么好人,圣人。但是也绝不会在背地里算计别人。知道怎么认识楚江南吗?想绝对想不到……”双几乎透明双眼看着,带着坦荡笑意,反而显得刚才番说辞有些小气了。
    “那年初夏,第次看见楚江南是在夜色……”放下手中咖啡杯,眼光顺势望向窗外熙攘人群,似是陷入了那陈年回忆之中……-
    【三年前】
    左非烟直有个不好习惯,那个直想戒却怎么也戒不掉习惯。那就是,无论多忙,都忍不住要回到原来大学时和张蠡起租那个偏僻小屋去看看。其实,也不知道那有什么可看。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记得很多年前天,站在那个小屋子了对自己心爱男人说:“要是男人就重新站起来。”然后毅然决然离开了那间房子。出了大门之后,便找了个杂草丛生角落抱着双膝哭了半个小时。哭完后,就告诉自己,从现在开始无论遇到什么是都不会再哭了!
    可是,即便是那样,最开始几个月还是忍不住跑回去看他,有时候是晚上,站在楼下看楼上亮着灯。有时候灯没亮,就坐在长椅上,等着醉醺醺男人回家。有几次,甚至扶过张蠡上楼,但是男人显然已经醉连是谁都不知道了。
    再后来,告诫自己不要再去了,那个男人已经废了,再也站不起来了。不应该爱着那样懦弱男人。如此,坚持了个月没有去那所房子。
    可是等再去时候,那房子已经空了,学校里也没有了张蠡这个人,他退学了,整个人就那样凭空消失了。
    想,这样也好。要不然就站起来,要不然就永远消失。只是,别那样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活着。
    于是,又开始了忙碌生活,学习,听课,打工。不像那些有钱人,不用上课就能拿到学分。不用毕业就能找到工作,为了顺利毕业,甚至去给教授打下手,帮教授写论文,去给教授家里收拾房间。能做都做了,只是为了个简单原因:
    活下去,更好活下去!
    以为已经忘了他,但是,不定期回到那座房子去看看已经成了习惯。几年内,那房子换了几次住客。有学生,有外地来做小买卖夫妇,有打工少女还有小地痞。总是站在楼下,回想当年他和住在里面样子。很多年后,努力工作,努力赚钱,工作越来越忙,职位越来越高,收入越来越多。来这里次数也越来越少。
    这天放假,偶然间听新闻,说那片老旧小区要动迁,今天就是动迁日子。心里动,拿起自己车钥匙驱车前往。然后眼看着,那片回忆就在推土机轰鸣声中轰然倒塌。知道,他就这样永远消失在了生活里,连最后念想都消失了。
    片废墟中,站了很久,直到夕阳西下。只要看热闹群众都散了,然后连工人也下班,最后开推土机师傅也跳下车。这个地方又恢复了安静。只有个人,站了很长时间之后,慢慢转身,句话没说,甚至连个明显表情都没有。
    没有表情,是因为没有过多伤心。只是觉得心底都处用记忆搭建桥梁,在刚才推土机作用下,和那座老旧小区起坍塌了,在心底某处变成了片废墟。所以,选择去夜色喝杯。就是那天,在那里遇见了楚江南。个长了很好看,却醉得塌糊涂男子。
    029
    “小姐,能请喝杯吗?朋友说了,要喝了请酒,他们就输千块钱。怎么样,赏个脸?”男人带着酒气,脸笑意,醉眼朦胧看着。
    左非烟眉毛挑,问道:“哦?凭什么帮?”
    楚江南似乎没有想到对方会这么说,神情微微愣,然后打了个酒嗝。
    “这样吧,喝了,那千块钱们对半儿分怎么样?”左非烟微微勾起唇角说道。
    楚江南又是愣,似乎醉酒让他反应有些迟钝。
    女人却已经从他手里拿过那杯金黄色酒,饮而尽,然后向不远处人晃了晃空了酒杯。不远处群男男女女,立刻起哄大笑起来。
    楚江南听到笑声,这才好似反应过来。对着微微笑,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番说道:“叫什么名字?”
    “说了也记不住。”女人微微笑,伸出手掌摊在他面前,说道:“拿来!”
    “什么?”
    “钱啊!不是赢钱了吗?”
    “哦,对对!等着!”他说着,又跌跌撞撞回到朋友那里,拿回了摞钞票,然后对将所有钞票股脑拍在手上,说道:“都给!爷今儿个高兴不得了。”他说着,拿着酒杯手随意挥,酒洒出来不少,惹来不少人白眼,可是男人却依旧笑得妖媚。
    左非烟笑着将钱往包里塞,刚才喝酒兴致不知怎么,突然就没有了,于是就往外走。之前喝下去几杯酒劲儿也有些上来,觉得自己脚步有些虚浮。
    “哎,妞儿。别走!”身后男人缠上来,不依不饶说道。
    “放开!”左非烟有些不高兴,把甩开他缠上来身体。
    男人被推了个踉跄,皱着眉头喊道:“喂,树懒,怎么回事儿。怎么就这么不听话,说话都是废话吗?这丫头怎么就这么倔?”
    左非烟有些愣神,回味着他这么不着边际话,瞬间,男人就扑上来,把抓住肩膀,菲薄嘴唇再下秒就覆了上来。带着甜味酒精混合着男人气息铺天盖地袭来。不知道怎么,竟然没有反抗。
    那是个绵长而细腻吻。
    闭上自己眼睛,让自己陷入片黑暗当中,然后就听到男人声音在他耳边响起:“跟走,跟走……树懒……”
    跟谁走,都样。
    何况,并不讨厌他。
    因为,能从他眼神中读懂他们共同拥有那种寂寞。在这个夜色中,寂寞人寻找温暖和刺激人太多了,他们不过是芸芸众生中两个而已。
    那天坐上他车,车子里回荡着王菲首老歌:
    突然间找到句可以形容自己遭遇,能够不比伤害彼此,却又足够作为解释,那是在想尽各种方式,明知没有办法事,还是真如此,们已经不用依赖曾经需要对方日子……
    在这个喧嚣繁华当中,锦瑟韶光,华光幢幢。究竟谁是谁替身,究竟谁又是为了忘记谁,而掉入这个爱情陷阱……
    那天晚上,非烟觉得这个男人异常温柔,他抱着肩膀,亲吻锁骨。口中模糊不清喊着:树懒,树懒……
    树懒是谁?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被个人这样惦记,是不是此时此刻会比别人感受到幸福多些?
    ……-
    第二天清晨,被低低说话声吵醒,揉了揉睡眼,就看见逆光中,男人歪着头用肩膀夹着电话,双手正在系衬衫上扣子。
    “怎么样?”他对着电话低声问。
    “就在icu等着吧,直接去医院……若是醒不过来,就是到地狱也要亲自把扯回来!”他低低压抑着自己怒气,像个困兽。
    左非烟顺手捞起自己衣服,套在身上。伸手用五指理了理乱七八糟头发。显然,男人已经退了酒意,但是宿醉让他挂上了浓重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有些颓废。
    他走过来,在床头柜上扔下叠钱,冷淡说道:“还有事,先走了。这钱没别意思,把衣服扯坏了,也来不及赔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非烟看了看那叠钱,突然就笑了出声儿。
    楚江南有些诧异,但是马上就恢复了冷静,淡淡说道:“若是冒犯了,道歉。”
    “没有,谢谢。这钱够买十件扯坏那件衣服。”弯起双眼,朗笑笑了笑,顺势拿起钱在他面前晃了晃。然后从床上爬起来说道:“走吧,洗过澡再走。哦,把房钱也付了吧,这样又能省下笔。”说完,转身进了浴室。
    出来时候,房间空无人,男人已经离去,但是凌乱房间还残留着两个陌生人欢爱气味。
    左非烟觉得,今天,该是走出自己感情阴影那天了。
    所以说,这是世界上阴差阳错很微妙,永远不知道,谁在不经意间,治愈了谁伤痕,温暖了谁冰冷,又心甘情愿跳进了谁圈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