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节

    “嗯,这种渣男想不记得都不行。”我撇撇嘴。
    “只要得到他老爸的支持,事情就成了一大半儿,不过他爸不好请,那天我也只是请了他的儿子。不过,现在我已经争取到了李晓然父亲的注资,只要有了李家支持就没问题。”他显然心情不错。
    “嗯。”我应道。
    “真的没事儿?”
    “真的没事。”
    “苏,我已经规划好了,那里会有一座坐落在现代都市里面的悬圆,早在公元前新巴比伦的的国王为了自己深爱的患思乡病的王妃amyitis修建了一座著名的空中花园。今天,这座空中花园,我会用你的名字命名。”
    合计着,这位把自己比喻成巴比伦王了。嗯,多完美的甜言蜜语。若不是那通偷听来的电话,我一定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也许可能忘乎所以。
    他说着,旁边有一辆车停在我们身边,车上下来几个男人。
    “张总,我把图纸带来了,您看看。”为首的男人上前来和张蠡握手。
    原来他是来工地和建筑公司的人现场讨论未来蓝图,我自动隐身,让大人物们谈正事。这时候,电话响起,我接起,是表哥?
    表哥可不是喜欢small talk的人,能让周boss亲自打电话给我,一定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小锦。”他的声音依旧清冷。
    “表哥?”
    “小锦,我不建议你在现在酒店继续做下去,如果你愿意,可以来你表嫂的枫林酒店。”他直截了当的说,说的我一头雾水。
    “怎么回事儿,哥?”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考虑怎么表达给我,几秒钟之后,他谨慎的说道:“我知道你现在在和张蠡谈恋爱,也许是我想多了,但张蠡以前的女朋友是左非烟。”
    “不可能,老板告诉我他女朋友死了啊……”我辩驳道。
    “他亲口告诉你的?”那边依旧面无表情的问道。
    他,确实没有亲口告诉我,他只说自己的女朋友因为一次意外离开了他,而我就想当然的认为,意外等同于去世。关于他的过往,我只是从他的只言片语中得知一二。
    “表哥,这一点你确定?”我还是不相信,况且就算是他们同时都喜欢上左非烟,那又能怎样?
    “我查过了。小锦……其实,你不觉得自己长的和那个左非烟很像吗?我只是不像你受伤而已,你想想我说的话吧。”他说完,挂掉电话。
    我拿着电话,看着远处神采飞扬的男人,指着那片充满着他希望的土地,指点江山。心里有些许的复杂。
    老板,你究竟是怎样的男人?
    回程的途中,我几次开口想要确认他电话的内容,可是,我竟然发现,我害怕得到答案,不管它是好的,还是坏的。
    下班后,他说送我,也被我用“自己开车来的”的理由拒绝了,独自走在人流喧闹的大街上,我突然失去了自己的方向。
    心里有些乱,闷闷地,但是却不想哭。印象中,除了那次在陵园和爷爷去世那天,我这辈子没哭过。只是觉得茫然的要命,整个人像是被无端抛入大海里面,在水里随波逐流飘飘荡荡。
    经过夜色的时候,我临时决定进去喝一杯,大厅里面依旧很热闹,嘈杂的声音正好掩盖我的郁闷。我往吧台上一坐,顺手将手包放在上面,对着安左樱那张冰冷冷的脸说道:“二表哥,来一杯伏特加。”
    或许是我难得叫他二表哥,安左樱有点儿惊奇的看着我,面无表情的看了十秒钟,然后默默的转身倒了杯伏特加,放在我的面前,问道:“没事儿吧,你!”
    “我成年了,要不要看我身份证。”我一口喝光,将酒杯“啪”一声放在桌子上。
    “苏念锦,你真没事儿?我给周乐天打电话了啊?”他走过来,双臂放在吧台上倾身过来问道。
    “没事儿,别告诉表哥,再来一杯double的。”我指指他身后的酒瓶,说道。
    他见我这样,干脆二话不说,从柜台下面不知道那里摸出一瓶整瓶的伏特加放在我面前,说道:“算我请。”
    010
    我看了看酒,从凳子上站起,一把搂住男人的肩膀,感激的说道:“还是二表哥好,帮我省了三百多块。”
    “死女人,你给我放开。”他被我抱毛了,慌张的向后退了两步,这举动像只扎了毛的猫,笑得我前仰后合。他瞪了我一眼,向身边的酒保吩咐了两句,转身离开。
    我不理他,自斟自饮了一会儿,突然有个男人过来搭讪,声音还挺熟悉:“这不是苏小姐吗?”
    三四杯酒下肚,我已经有一丝醉意,但是,我并没想喝醉,所以自己心里还有数,回头看了看,竟然是李晓然。
    “李公子。”我挺讨厌他,典型的反面路人甲,还总出现在我的周围,于是礼貌而疏远的回应了一声。
    “上次对不住。”他自顾自的在我身边坐下,说道。
    转性了?我看看他,样子还满真诚的,也不好意思薄了他的面子,毕竟阔少已经道歉了,这就很不容易了。
    “没关系,我忘了。”我缓和了语气,说道。
    “我敬你一杯,算是赔罪。”他递过一杯我不太认识的酒,放在我的面前。
    我犹豫了一下,对方已经将杯中酒一仰头喝光了。见我没喝,他脸上有些讪讪的,说道:“苏小姐不赏脸就算了,在下这杯就算是和苏小姐两清了。”
    我无奈,但是却不太善于拒绝别人,只好喝掉他递过来的酒。
    而事实证明,陌生人递过来的酒是不能喝的。酒液火辣辣的经过喉咙,几分钟后就在我的体内产生了作用。
    “你下了药?”我诧异的看向他。
    男人的脸上突然展现出诡异的笑容,淡淡的说道:“一点点k粉而已,不伤身,只会让你high起来。来,要不要一起跳个舞?”
    此时在说什么“你混蛋”之类的话,都是浪费时间,我曾经无数次见过嗑药的女孩儿几分钟后就变的神志不清,任人宰割,趁着还有理智,我转身喊道:“安左樱——”
    没有回应。
    “来,我扶你。”面前男人的笑脸渐渐变得模糊不清。
    我感觉越来越热,每个毛孔都在药物的作用下张大,男人的手一触摸到我的胳膊,立刻就有像是高/潮一般的快感传来,我开始不由自主的笑起来,抓起包站起来的时候,身体摇摇晃晃,整个世界都变得神魂颠倒,而我,开始沉溺其中。
    身体整个被男人托起,紧紧的贴着他。他炙热的呼吸喷洒在我的脖颈上,带来巨大的快感,我心里很清楚这玩意比春/药还厉害,可是身体和大脑早不受理智的控制。
    我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推倒身边的男人,自己踉跄的向后退去。推倒了几个路过的人,造成女人们的尖叫,她们手中拿的酒杯洒在地上。我能听到这些声音,却已经分不清声音的方向。
    “怎么回事?”一个声音在我身后响起。
    我回头,周乐天和秦岚皱着眉头问道。我从地上爬起来笑着扑向秦岚,不由自主的傻笑着说道:“表嫂!”
    “谁让你在我酒吧里用这些东西的?你知不知道我周乐天最恨的就是毒品!”表哥冷冷的说道。四周的人一听到周乐天的名字立刻“刷”的一声,向四周散开。
    秦岚架住我,小声安抚道:“苏,醒醒。没事儿,有表嫂在呢,谁也不能欺负你。”
    我正想回应什么,身体已经被另外一个男人夺了过去,那男人手劲儿特别大,狠狠的掐住我的腰,似乎要将我拧成两段。
    “啊——”我尖叫一声,头顶立刻传来训斥的声音:“苏念锦,你知道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了?若不是安,你怎么死的你都不知道!”
    我回头,一双好看的桃花眼落入我的眼眸,可是这双桃花此时此刻却变得阴森森的,我揉了揉眼睛,伸出一根手指轻轻推了推男人的脸颊,说道:“江——南,你怎么找到我的。”
    “你是周乐天?”那边吵闹声还在继续。
    我听到声音,转过头,就向着周乐天扑过去,楚江南拦腰死死的抱住我,我才没有扑到周boss身上,我眯着双眼,指着李晓然吼道:“表哥……这个……男人,他审美不正常,是——变态,他,想非礼我,他给我——下——药!”
    我身后禁锢着我身体的某人抚额,肩膀剧烈的颤动。
    “什么?你是周乐天的表妹。你怎么不早说?”对面的男人喊了起来。
    “你——又……没问!”我大大咧咧的喊道。
    “对不起,我真不知道她是您表妹。”男人看着周乐天解释道,说完,带着身边几个朋友急匆匆的往外走。
    “站住,谁让你们走的。”表嫂秦岚微微一笑,淡淡的说道。
    “好了,树懒,我们回家啊!不跟他们掺和了。”楚江南终于止住笑,脸上却还带着笑意,将我紧紧的搂在怀里。
    身后恍惚间好像有什么东西摔倒的声音,可是,我全部的注意力都被眼前这个长相俊美的男人所吸引,伸出一只手,用拇指轻轻滑过他的唇,说道:“帅哥,看着你挺面熟的,我们是不是在哪见过?”
    离我咫尺的男人眼神顿时闪过一道精光,妖媚的唇角轻轻勾起,说道:“树懒,你搭讪的水平可有待提高。”
    身后好像有人在尖叫似地。
    “不……不可能,我的搭讪技巧,只能……被……模仿,不——能,被,超越。”我双手直接勾上他的脖子,眯起眼睛细细的打量着他。
    “有那么好看吗?”男人笑意盎然的问道。
    周围好像有东西摔碎的声音……
    “我——我爸……说了,嘴唇薄的男人——都……薄情……”我轻轻摩挲他的唇。
    “咱爸还说什么了?”他搂着我腰身的手,开始不老实。
    “你们知道我爸是谁吗?”身后某处又依稀传来颤抖的声音。
    “帅哥……”我看着他形状好看的锁骨,咽了口唾沫。
    “嗯?”
    “愿意跟我出轨吗?”我眯起双眼,不等他回答,翘起嘴就轻轻覆在他的唇上。
    男人箍着我腰身的双手顷刻间收紧,他微微粗粝的手指狠狠的掐住我的腰眼,没等我反应过来,身体突然倾斜,我尖叫一声,紧紧的搂住他的他的脖子。
    他抱起我就向楼上走去,嘴里恨恨的说:“树懒,你大姨妈最好已经回家了,不然看我不扒了你的皮。”
    “嗯?”我迷迷糊糊的回答:“我没有大姨妈啊,我——我爸是独生子。”
    -
    -
    清晨,我口干的不行,下意识的翻身起床,手臂突然触碰到一个柔软温热的东西。我揉揉眼睛。
    男人□的上身,白色的薄被轻轻覆盖住他的腰部以下,刚好挡住十八禁的部位。却露出性感的胯骨,和腰部形成一个美好的弧度。他睡的很沉,表情安静。
    我却一脸惊恐。
    费了很大劲儿,才控制自己没有一脚将他踹下床。
    这时候男人似乎听见动静,眨眨眼睛,醒了过来。见我惊恐石化的神情,抓起被子,笑眯眯的做娇羞状,说道:“树懒,从今往后我可就是你的人了,你的对我负责。”
    “什么……人?”我无意识的回答。
    “对不起,老婆,害你出轨了。”他哈哈大笑着,一掀被子,好不避讳的□着身子走进浴室。
    这就是是怎么回事儿?
    我努力想要理清目前的状况,记忆中,最后的画面是他恶狠狠的对我说:“最好你的大姨妈已经回去了……”
    再往前……有点模糊。
    我只记得被人下了药……
    莫不是,为了解毒把这丫当解药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