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节

    “谁占你便宜?”他走过来,怒气更盛。
    我一把抱住他的腰,将头埋在他胸前,假装抽泣两声说道:“江南,原来赚钱真的很不容易,时不时的还得牺牲色相……”
    我感受到他的身体渐渐柔和下来,他顺手抱住我拍拍我的后背说道:“既然知道不好干,就别干了,咱家又不缺你那份工资。”
    我一看“哭诉”战术初见成效,不禁将他搂得更紧,边蹭边我见犹怜的哭诉道:“那是你的钱,不是我的,以后我们离婚了,我还得靠自己。”
    他的身体再度一僵,不再做声。
    我抱着他的腰,看他没了动静,不禁抬起头,正对上他如墨的双目。他摸摸我的头说:“没事儿,到时候我的财产分你一半儿怎么样?”
    “真的?”
    “嗯,哥答应你的事儿什么时候没做到过?”他依旧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只是很平静的说道。
    “算了,还是不要了。做人还是的靠自己。”我松开他腰,转身往家里走。
    他从后面淡淡的呲笑一声说道:“树懒,你可要知道为了我的财产向我投怀送抱的女人有多少,我举手奉上你还不要?”
    -
    第二天清早我就赶飞机去上海,甚至没来得及和江南告别。在机场,张蠡一身整齐的西装,却掩盖不住脸上因为宿醉留下的疲惫。
    我就知道他会这个样子,从兜里掏出路上在便利店买的利克递给他,说道:“喝了会好受一点儿。”
    他接过,拧开瓶子,一口喝光。
    “谢谢。”他说。
    “不客气。”
    至此,我们两个之间的气氛一直萦绕着尴尬的气氛。坐上飞机,他就打开电脑摆弄着什么直到空中小姐通知要起飞了,才恋恋不舍的关掉电源。而我则拼命的扭着头对着飞机窗户遥望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
    “苏……”不一会儿,他终于开口。
    这时我的脖子已经有落枕的趋势,于是不情愿的回过头。
    “我可能不太会表达,但是昨天晚上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一般不会这样。”他有些尴尬的再次解释道。
    为了缓和自己和老板的尴尬气氛,我爽朗一笑道:“老板,什么事?我都不记得了。哦,对了,关于你昨天请客吃饭的菜单,我反复研究了一下,发现有几个菜重复了,若是能换成这几个不仅价格会便宜些,而且搭配起来也营养许多,档次还不会下降。我知道一般出来吃饭只喝酒不讲究营养搭配,也知道您不差这点钱,不过,发家致富从点滴做起,不如您考虑考虑?”
    我连着说了一大通,还搭配着谄媚的表情,同时从背包里将小本本掏出来递给他。
    他扫了一眼我写的菜单,又抬头看我,一副好奇的神情。一分钟后,我正考虑自己是不是又做出什么不同于正常人的时候,他将本子递给我,挑着眉毛说道:“发家致富从点滴做起?”
    “……”
    “就按照你说的办吧,以后这种事情你自己就可以决定,不用再过问我。”他勾起一抹极淡的笑意,若是不仔细看,边像是稍纵即逝的流星一般消失不见。
    但是,我却很准确的抓住那一抹笑容,我甚至痛恨自己为什么要生了那么好眼神儿,准确无误的扑捉到了那抹和林幕像极了的神情。
    林幕,林幕,我早就应该忘了他……
    -
    到了上海,有总部的来人接机,他让我带着行李先去酒店房间,而他自己则出去办事了。
    既然老板不让陪同,我自然乐得清闲,在房间帮他整理衣物,兼职保姆的职能。整理完他的又整理我的。然后到一楼的咖啡厅要了份提拉米苏和咖啡悠闲的将我看到一半儿的《黄金时代》拿出来继续看。
    下午时分,已经吃饱喝足又睡醒一觉的我终于接到老板的电话。
    “下午四点在酒店顶层安排晚宴,我要请客。”电话那端简单的吩咐道。
    我大囧,我这个金灿灿的特别助理上任两天,所有的工作都是安排饭局,这一个月八千块钱我自己都赚的有些心虚。不过,我这老板也真是的,怎么只见他掏钱请别人吃饭,不见他蹭吃蹭喝呢,真是生的伟大,活的憋屈。
    我飞快的联系了和我们接洽的总部人员,他们更加训练有素,不到半个小时所有的一切全部搞定,甚至不用我操心。
    接近四点的时候,张蠡从外面回来,身上已经带着些许的酒气,加上他本就是宿醉,面色更加不好。
    我有些担忧的说道:“老板,你看上去很不好,要不要看医生?”
    “没事儿,刚才出去谈点事儿,空腹喝了点酒,现在有些不舒服。”他说。
    “我这有盒饼干,你先吃两个。”我从大包包里掏出一个盒装的趣多多迷你饼干,递过去说道。
    他有些好奇的看看我的包,眼神像是在盯着多拉a梦的口袋,下意识的问道:“你从北京带过来的?”
    “不是啊,刚才从一楼的商店买的,我想你刚下飞机就急匆匆的走了,有可能没吃饭,就帮你随身带了。工作忙还不吃饭很容易得胃炎的。我姑姑前年就是得了胃炎,住院了好几天,还吐了血……”
    “苏念锦!”他突然打断我。
    “什么事?老板。”
    “你若是不那么多话,应该是个好助理。”他淡淡一笑,从我手中拿过曲奇,抓起一个丢进嘴里,转身进了包房的门。
    好嘛!不说就不说。领导真是一种麻烦的动物。
    过了半个小时,继续饭局文化的传递,这一回张蠡请的几个人似乎都是本地的高官,虽然我现在不过是做些保姆的事情,对于他的生意还不太了解,可是我还是从男人们的谈话当中听出一些端倪,那就是张蠡想要扩大北京酒店的规模,但是,集团的股东大都是南方人,对于北方的经济形势不太了解,有些则是干脆不想涉足,以免担风险。作为执行总裁的张蠡在董事会没有什么发言权,资金更是批不下来。所以,现在正在想办法。
    男人扩张事业,就像是古代人扩张领土是一样的,都是抱负和天生的掠夺性在作怪。虽然我能理解他想让事业更上一层楼的想法,可是我实在不能理解他为什么突然要扩大经营规模,把现有的酒店好好改革一下不是更好吗?
    或许我的想法和那些食古不化的董事会股东差不多,所以,张蠡正在做的事情一直没有什么进展。
    一顿饭下来,他好像又喝了不少,虽然我坐在他旁边一直夹菜给他,可他却没怎么吃过。他脸上的职业笑容虽然很灿烂,但是面色却很苍白,看得我有些担心。
    看来这ceo的职业特性和陪酒小姐也差不多,陪吃陪玩,还得赔笑脸。
    等我送走了所有人,再回来的时候,看见他正站在窗边俯视上海绚丽的夜景。因为是顶层全景包房,视线很好,灯火辉煌的背景衬托着他有些疲惫但是却坚毅的身影。我知道他就是那种人,一旦确定要做什么就会一直坚持到底。
    我走过去问道:“老板,要不要吃些东西,你喝了不少酒,又一天不吃饭,这样下去会生病的。”
    他低头看着我,一双幽潭似的黑目酝酿着一种我说不清楚的感情。
    “你相不相信缘分?”他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间问道。
    “嗯?”
    “缘分,曾经有个人跟我说过,有些人即便是在这纷纷扰扰的尘世中走散了,但是因为他们注定了要在一起,所以他们还会再次遇见,即便是他们生死相隔,他也会用另外一种方式与你相遇。”他淡淡的说道,侧脸在光线下闪烁着忽明忽暗的光泽。
    “会吗?”我垂头,像是自言自语的问道。
    “以前我也不相信,但是现在我信了。”他转过头继续望着窗外的夜景,轻轻说道。
    林幕……你会用另外一种方式回到我身边吗?
    还是我们也许并不是注定要在一起的人?
    “我上大学时有个女友,两个人相恋几年,感情很好很稳定。后来因为一个意外,她离开了我……那天晚上,恍惚中我好像又看到她,好像又回到当初,虽然一无所有但是却能够很幸福的在一起的时候。可以却没想到错把你当成了她,她也喜欢用你身上的那种香水,叫什么来着……”他低头,皱眉想了想。
    “晨光。”
    “晨光。”
    我和他异口同声的说道。
    “呵呵……”我轻笑出来,安抚道:“老板,我们需要向前看,因为前面总会有更好更新奇的东西等着我们去发现,就像是我放弃了那款‘晨光’换成今年新款的‘甜蜜女孩’也感觉不错。有时候要敢于尝试新的东西,生活才能多姿多彩。”
    冠冕堂皇的话我是说出去了,至于自己真的能不能忘记过去,那也只能是自己的事情,但是我一直坚信时间能够抚平一切伤痕,若是还觉得悲伤,那只是时间没到,我们做的只是耐心的等待自己忘记就好。
    他转过头,看着我。一双星眸像是笼罩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几秒钟之后他突然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那是发自内心的笑容,好看到了极致。让我当时呼吸就好像停滞了一秒钟。接着,他轻轻低下头,慢慢靠近我的脸。
    我紧张的第一想法就是想要逃走,可是身体已经完全僵硬到不听使唤。
    他慢慢贴近,眼神含着笑意,却愈加迷离。
    006
    作者可能删除了文件,或者暂时不对外开放.请按下一章继续阅读!
    007
    他看看我,没说话。
    我们四目相对,我突然觉得四周背景的声音开始渐渐变大,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音,知了低鸣的声音,不知名的鸟儿偶尔划过天际的声音……
    他伸出手,轻轻放在我的肩膀上,手心炙热的温度透过织物传给我,那是一种有力而坚定的温度。然后,他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一般。
    “你就是那个‘不能错过的’傻女人,这一点,我很确定!”
    他的声音穿透这些安静而又杂乱的背景声音一字一句的传到我的耳朵里面。
    心里,好像有一种什么东西,突然碎裂开来,发出清脆的“啪”的一声。
    -
    回到市里的时候,已经下午了,我回到家才发现自己从上了飞机关机之后就忘了开机。楚江南还没回来,家里整洁的很。
    我开机,手机就开始响个不停,全是移动通信的来电提醒。如出一辙的写着,楚江南在x点x分给你打过电话,如方便请回电之类的。一共十多条讯息。
    我赶紧给他回电话,那头已经炸了毛,说道:“死丫头,野哪去了,我去机场也没接到人!”
    “你去机场接我?你怎么不提前打电话,我根本不知道啊。”
    “打了电话还叫惊喜吗?”他没好气的说道。
    “惊喜?江南,我知道你能给我准备惊喜,这本身就是惊喜了,谢谢你,我很高兴。”我开心的说道。
    听到我的话,他像个孩子一样有开心起来,说道:“嗯,树懒,这还像句人话。不亏我担心你一整天,怎么样?出差的时候有没有想我?”
    “想你又和那个模特出去鬼混然后让我给你收拾烂摊子吗?”我没好气的说道。
    “树懒,你这么说话带刺儿可就不合适了啊,我现在还在飞机往家走的路上呢,我来回开了三个多小时,我容易吗我?”他有些不乐意的说道。
    “好好,你赶紧回来,我现在做饭,你到家正好吃。”
    “这还差不多,像个好老婆该做的事情,来,亲一个。”他又在那边犯贱的说道。
    “滚!”我毫不客气的吼回去,然后挂了电话。
    -
    打开冰箱,食材还挺全,规规矩矩的洗好切好放在保鲜盒里,一个个摆放得十分整齐。楚江南就是这点儿让人受不了,就是他有轻微的控制欲和洁癖,什么东西必须特别整齐干净。不然他受不了。
    我饭菜刚做好,他进了门,时间倒是干得正好,他一进来,来回来一身外面的灰尘味,掺和着他的新款香水味,有种熟悉的味道。虽然大多数时间,他都是挺讨厌的,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们两个始终在一起插科打诨,看见他风尘仆仆的回来,心里还是挺开心的。
    我正为了他也知道关心我而小感动的时候,这丫已经两步并作一步跳过来,一脸媚笑的说道:“老婆,两天晚上不见,你知道我多想你吗?孤枕难眠啊!”说着伸手就从后面抱住我。
    那一点点儿的小感动登时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