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若干年后
    倪学宝和倪学柔、古凤玉坐在凉亭里喝茶,微风徐徐,好不惬意。突然,一记尖叫毁了这片宁静。
    “你说什么?你们没有成亲?”倪学柔瞪大眼。古凤玉也难以置信的站起身,一副见鬼的表情。
    “我忙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以前我谈恋爱都要受公司控制,连暗恋这种事都被公司禁止,所以当时我就决定,将来结婚也要低调,最好不要公开,如果可以不结婚就更好,反正只是一张证书而已。”倪学宝无辜的说。
    “你疯了吗?这里是唐朝,女人是男人的附属品,你到底有没有脑筋?”倪学柔尖声质问。
    “唐朝明明有武则天,女权”
    古凤玉连忙捣住倪学宝的嘴“你想死吗?被人听见怎么办?”不能怪古凤玉神经兮兮。
    “我不管你在想什么,反正我等会儿会找相柳谈,孩子都几岁了,还没有名分,这像什么话?”长姊如母,倪学柔一直将这句话挂在嘴边,却没料到自己的眼皮下,居然让妹妹这么委屈。
    “如果相柳敢不娶你,我马上带你走。”
    “我没有说相柳不娶我啊!”倪学宝的话无法列为参考,倪学柔和古凤玉早就开始热烈的讨论要怎么做才能让相柳屈服。
    看见相柳微笑的走进凉亭时,倪学宝满脸诧异。
    “各云阁的主事者不是来找你?这么快就谈完?”
    以往岁结时,他都关在书房里,至少要十天啊!
    “我再不出来,万一你真的被带走怎么办?”
    原来他听见了!倪学宝笑倒在他的怀里。
    “你不知道你要被赶上架吗?”
    “你愿意嫁给我吗?”相柳笑得就像偷吃鱼的猫。
    “我以为我已经嫁给你了,用我们的方式。”她笑说,指着他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原来,所以当她帮他戴上这枚戒指时,就已经确定自己的心意了。相柳抱起倪学宝,情不自禁的吻上她嫣红的唇瓣。
    “喂!相柳,你在做什么?你有没有尊重我们啊?”倪学柔大叫。
    又是一阵闹纷纷——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