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三个月后
    娣娣勾着杜寒威的手,在自家前院草皮上散步。
    杜寒威拨掉她发上的花瓣,凝望着她美丽的容颜。
    还记得两个多月前他刚清醒的那一刻,才睁开眼看见的竟是满脸憔悴、与黑眼圈的娣娣,他心中有喜,也有不舍,不舍让她这么担心,也开心自己终于可以再看见她、抚摸她,更心疼她连日来看顾他的辛劳。
    他永远都不会忘了她开口的第一句话“好想你”而他又怎不想念她,昏迷时恍若在梦里,他不时梦见她的笑、她的好、她的俏皮和怒颜。
    他喉咙干涩,几乎发不出声音,但仍努力的回应她“我爱你。”
    娣娣又哭又笑,令他动容。
    事后她不眠不休的照顾他十几天,直到他出院为止,她从没离开过他身边,这分情意他永远也忘不掉。
    至于陆翰庭,由于迟迟等不到杜寒威,以为他要骗他,于是如期让产品上市,两个月后果真产品纷纷出状况,最后只能回收产品并赔偿消费者,造成陆氏更大的损失。
    这也让杜寒威欷吁不已。
    “你的头发长了,也更成熟了。”杜寒威对娣娣绽放十足魅力的笑容。
    “我变成熟了,有没有更吸引你呀?”她穿着春装,在他面前旋转着。
    “当然,可迷死我了!”他双臂抱胸笑看着她,想到自从他清醒之后,知情的方老爷虽然没有再阻止他们在一起,但是他真能和她厮守终生吗?
    那会不会只是方老爷的权宜之计?等时间到了他还是得离开她
    瞧她微微噘起红唇的俏模样,杜寒威正想吻她的时候,却见管家远远走了来。
    “小姐、杜先生,下午茶已经准备好了,老爷请你们过去。”管家恭敬的说。
    “好,我们马上过去。”杜寒威回道。
    “外公又想做什么了?”娣娣真的很怕外公又改变想法,阻止他们在一起。
    “别紧张,去看看就知道。”他倒是以平常心看待。
    两人来到客厅,方敬尧招呼他们坐下“这是去年的冬茶,喝喝看。”
    “谢谢方老爷。”杜寒威随即坐下,端起喝了口。
    娣娣却一动也不动的看着外公,眼神充满防备。
    “娣娣,你怎么不喝呢?”方敬尧问道。
    “外公,您今天先是请他来家里吃饭,现在又喝下午茶,到底想说什么?”她是有话憋不住的直肠子“如果要我们分开,我是绝不答应。”
    “你这丫头真不害臊!”方敬尧笑睇着她“我是想跟寒威做个约定,既然你们感情这么好,彼此分不开,那么等你通过考试,将该完成的学业完成后,你们就结婚吧!”
    杜寒威又惊又喜,再次确认“方老爷,您说的是真的?这么做岂不”
    “唉!或许那个诅咒只是传言,况且你们都已经共同经历过生死磨难,连老天爷都不想拆散你们,我又岂能这么做?再说,这么多年来我看着你长大,知道你是个有责任感又有能力的男人,我相信你可以带给娣娣一生的幸福。”方老爷道。
    “外公,您说的都是真心话?”娣娣这才坐下。
    “难道你还怀疑外公?”方老爷因为和娣娣团圆,再加上遵守医嘱用药与饮食控制,身体好了许多。
    方敬尧转向杜寒威“你还没回答我呢!”
    杜寒威看看一脸期待的娣娣,而后说:“您说我能不答应吗?若是我拒绝可能走不出方家了。”
    娣娣闻言,忍不住瞠大眸子“杜寒威,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太可恶了。”
    “哈哈我是说笑的,瞧你脸都红了。”他畅快大笑。
    “我都还没嫁给你,你就开始欺负我了”她不满的要捶打他。
    两人打打闹闹的,好不甜蜜。
    方敬尧见小俩口打情骂俏,于是对管家使个眼色,让他推着他离开。
    眼看方老爷离开了,杜寒威忍不住重重抱住娣娣,眼底漾着浓热。“傻女孩,我是逗你的。”
    “我以为你不爱我了”她抬起红通通的眼睛。
    “傻瓜。”
    掬起她的下颚,他再次覆上她的小嘴,将自己的满腔爱意倾注在这个吻上,只想好好珍惜这上天赐给的情缘——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