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热热闹闹的订婚宴在市郊的“香缇花园”举行。
    今日风和日丽、和风徐徐,这样的天气对于在户外举行的订婚宴再适合不过。
    由于订婚日决定得太匆促,程斯隽的堂叔身在澳洲走不开身,但他言明他们结婚时一定会回来,因而邀请到场的便是最亲密的双方亲朋好友。
    “可融,我真的很开心。”可融最要好的朋友林怡玲瞧她一脸幸福,是真心为她高兴。
    “我更开心你会过来。”由于是自助式的婚宴,气氛热闹又有趣。
    “我当然要来,我们是什么交情呀。”林怡玲想想不禁又说:“前阵子你跑哪去了,就这么消失不见,我有多担心你知道吗?”
    “对不起,因为身体状况不好,所以到海边暂住静养。”可融很抱歉“爸要我别跟外界连系,安心的养胎,我这才没打电话给你。”
    “这倒没什么,只要你平安就好。”林怡玲正好见程斯隽朝这边走来,立刻说道:“程先生,你可要向我保证,会一辈子对可融好喔!”
    “要我发誓吗?”他举起手,认真的说。
    “我怎敢要你发誓,只要你是真心的就好。”瞧他一脸正经,林怡玲有点吃惊的直摇着双手。
    “怡玲,他在跟你演戏,别被他吓着。”可融睨若他一脸笑颜,忍不住轻轻推了他一下“你吓到人家了。”
    “真的吗?林小姐,千万别在意。”程斯隽勾起微笑“没想到我的演技这么好,能把你骗倒。”
    这时,可融突然喊了声“啊痛好痛”
    “怎么了?”程斯隽扶住她。
    “不知道,该不会是阵痛了?”这是头一胎,她完全没经验。
    “快送她去医院吧!我去跟伯父说一声。”林怡玲见她痛得眉头都打结了,猜测搞不好是真的要生了。
    “好,我先送她去医院,这里麻烦你了。”程斯隽立刻抱起可融,快步走向车里。
    上车后,她痛苦的抓住他的手、咬他的手臂,程斯隽却连一声都不吭,忍耐地让她发泄,只要能让她减轻疼痛。
    一路上以最快的速度前往医院,终于平安的将可融送进产房,数个小时后,小叶出生了,是个长相清秀的女婴。
    红润的小脸宛如盛开的樱花,哇哇的放声大哭,看着两人爱的结晶,程斯隽感动得流下泪来,眼里有着当父亲的满足与骄傲。
    可融见状也欣慰的流下泪水,她紧握住他的手,传递着一辈子的承诺与相守——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