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来,叫王姑。”
    逗着正挥舞着小手的男婴,翩王女忍不住癌首,作势欲亲,使得男婴受惊哇哇地大哭。
    “哎呀,别哭啊!”原本想偷吃嫩豆腐的翩王女不禁手足无措。
    “来,给我吧。”伸手抱过男婴的凤凰哄着儿子,娇美的面容因已为人母而增添一抹慈色。
    “啧啧!那小子就只会哭,不如他姊姊来得好玩。”翔王子正陪着另一名女婴玩——或者说他正在“玩”她。他忽地把她抱到半空中,匆地又蹲下身,女婴差点掉落在地面上,连番的刺激非但没让女婴吓哭,反倒觉得有趣至极地咯咯大笑。
    一时之间,两个孩儿一哭一笑,闹得原本静谧的花园凉亭里热闹非凡。
    “你们够了没?本王的爱女和爱子可不是让你们这样拿来玩的。”没好气的,东鹰王伸手自翔王子手中夺回女儿。
    小女娃胆子极大,大人们这么将她来来回回“转手”也不哭,还咯咯笑着挥舞小手,拉扯东鹰王的大胡子。
    夫妻俩先是交换会心的一笑,又以爱怜疼宠的目光望向各自怀抱中的儿女。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眼,孩儿们都半岁了。”
    是的,鹊王爷伏诛,已是半年前的事。
    祸事破坏易,事后重建难。这半年来,东鹰王可说是一根蜡烛两头烧,国事一箩筐,忙着处理降服的黑衣叛军,兴建那些被劫掠烧杀的城镇,以及追拿鹊王爷那些四处流窜的残存党羽。
    百废待兴,亏得有人大力相助。
    听闻东鹰国的景况后,金氏皇朝的皇帝除了让乌将军速速回国帮忙外,更不吝于在金钱上予以支持。
    有了钱,做什么事都方便多了,为此,东鹰王特地修书一封,向金氏皇朝的皇帝聊表谢意,并愿将来尽一己之力全力回报。
    金氏皇朝的皇帝也妙绝,只回了一张短笺,上面写的是
    “王上,您笑什么笑得这么开心?”哄睡了儿女后,凤凰注意到东鹰王玩味的笑脸。
    “没什么,本王只是想到金氏皇朝的皇帝上回在信里跟本王要的一件东西罢了。”
    “喔,什么东西啊?”
    “是”
    东鹰王宫花园的凉亭内,就见东鹰王俯首低语,凤凰轻呼娇笑,想来必定是听得有趣,是另一个精采万分的故事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