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愿做家务懒癌的分手案例_22

    “我不喜欢吃排骨,你别总说我瘦逼着我吃。”
    “好,我以后也最不喜欢吃排骨。”
    “我还不喜欢,嗯……”
    贺常安嗯了半天,什么都没说出来。魏恒笑着问他:“还不喜欢什么?”
    贺常安想了又想,老实答道:“好像暂时想不到了。”
    “才这么点啊?那你可比我好多了。”魏恒的语气就像是哄孩子似的,“我们常安真是好,太好了。”
    贺常安有些羞恼,推开魏恒,从他怀里出来,“不好,一点都不好。”
    “你看,又在闹别扭了。”魏恒笑着重新搂住他,“真可爱,我喜欢。”
    第十七章
    本来只是来做个晚餐,没想到却一股脑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抖了个干净。
    贺常安坐在沙发上,把头埋在抱枕里,感觉十分难为情。
    明明是困扰了自己那么多年的问题,怎么搁魏恒嘴里就都变得那么不算事儿了呢?这样岂不是显得纠结了这么多年的自己很可笑吗?魏恒会不会觉得他很幼稚,很不可理喻?可是自己在人前以另一个面目生活了二十几年,突然要扒下面具,有些不安也是在所难免的吧?
    真的太尴尬了,攒了二十多年的脸皮全在今天丢尽了。
    魏恒把抹布洗好挂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摸了摸贺常安的脑袋:“今晚留下来吧。”
    贺常安摇了摇头。
    “为什么?”魏恒问,“我们不是已经相互坦诚了吗?”
    贺常安还是摇头,心想就是因为太坦诚了,所以才不好意思留下来。
    “听话。”魏恒伸手去抢贺常安怀里的抱枕,“去洗个澡吧。你想先洗后洗?还是我们一起洗?”
    “你先洗吧。”贺常安不假思索地答完,才反应过来自己又落入了魏恒的圈套。
    魏恒笑了起来,拿走抱枕,把贺常安从沙发上扯了起来,“还是你先洗吧。”
    贺常安被魏恒直接塞进了浴室,脱掉衣服站在花洒下,才想起自己连浴巾都没拿。
    浴室的门突然被打开,魏恒光着身体走了进来,手里拿着浴巾和干净的内裤。
    “不是让我先洗吗?”贺常安被吓了一跳。
    “是你先洗,我就是进来帮帮你,帮你洗完我再洗。”魏恒把东西在毛巾架上搭好,直接走过来挤了一大坨洗发露,抹上贺常安的脑袋。
    贺常安有点无语,头上的泡沫还被魏恒搞的流到了眼皮上。他用手背擦了几下,眼睛还是有点睁不开,“你快别帮我了,难受死了。”
    魏恒在旁边拿了块儿毛巾给他捂住眼睛,用行动表明自己一定要帮忙帮到底。
    贺常安举着毛巾按在眼睛上,仰头让魏恒给他冲头上的泡沫,有些无奈地说,“我从5岁起就没有这么洗过头了。”
    “幸福吧?”魏恒拿淋浴头在贺常安耳后冲了冲,“以后就这样,你什么都别做,换我每天换着花样伺候你。”
    贺常安赶紧偏头躲开冲进他耳朵里的水,“别,我耳朵!”
    魏恒给他洗完头发,又去挤沐浴露。贺常安赶紧抱着胸跳到一边,“我来我来,我自己打。”
    魏恒像是没听见一样,凑过来就开始在贺常安身上抹。贺常安被他摸的有点痒,忍笑躲着,后腰不小心撞到了淋浴器开关下面的笼头上。
    “啊!”贺常安捂着腰惨叫了一声。
    魏恒不敢和他闹了,赶紧让贺常安转过身去,看撞得厉不厉害。贺常安后腰左侧的地方磕红了一小块儿,魏恒轻轻揉了揉,问:“很疼吗?”
    “当然。”贺常安不满地说,“都说了不让你给我洗了。”
    魏恒给他揉着腰:“我本来洗的挺好的,是你自己非要乱动,怎么能赖我。”
    贺常安刚刚被撞的那股劲儿过去了,又被魏恒按着揉了揉,感觉不怎么疼了,就打开水推开魏恒:“你别动我了,我自己洗。”
    “好些了吗?”魏恒又把水关上,“沐浴露还没打完呢,打完再冲。”
    贺常安整个人都有点崩溃。
    魏恒挤出沐浴露,在贺常安身前蹲下,抹上贺常安的腿,“你可别乱动啊,再嗑一下疼的可不是我。”
    贺常安赶紧捂住自己的小兄弟,“你干嘛突然蹲下!”
    “不蹲下怎么抹这里?”魏恒乐了,“你捂什么,你身上哪块儿肉我没见过。”
    “你快起来!”贺常安急了,魏恒的头刚好在他胯部的位置,他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好好好。”魏恒在他腿上随便抹了两下,站了起来。
    “你——”贺常安看了看魏恒腿间立着的器官,叫道,“你怎么起来了?”
    “不是你让我起来的吗?”魏恒坏笑着一把搂住他,在贺常安的小腹上蹭了蹭,“听你的话你还不乐意,怎么这么难伺候?”
    “又不是叫你那里起来!”贺常安恼羞成怒,感觉自己被魏恒蹭的也快有反应了,急忙伸手推他,“我又没让你伺候!”
    魏恒不仅没放手,一只手还滑到贺常安屁股上意味深长地捏了捏。
    贺常安头皮发麻,一把抓住他的手,“你干嘛?今天中午不是才做过吗?”
    “中午本来就没做够。”魏恒又摸上了贺常安的腰,贺常安身上的沐浴露还没有冲掉,摸起来滑腻腻的,“而且今晚我们不该庆祝庆祝吗?”
    提起今晚的事贺常安就觉得尴尬,有些羞恼地推了推魏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