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愿做家务懒癌的分手案例_12

    魏恒见他一口接着一口吃的认真,说:“你喜欢的话,我每天都来给你买。”
    贺常安咽下嘴里的蛋糕,摇头说:“不用了,我不太喜欢抹茶。”
    “啊?”魏恒有些意外,“不喜欢怎么不早说?”
    “本来是想说的。”贺常安小心地说,“可是我觉得,你看起来好像一副很想去买的样子。”
    “……”
    以为掩藏的很好的心思竟然这么容易就被看出来了,魏恒难得感觉到了几分尴尬。
    “咳。”魏恒清了清嗓子,“不好吃就扔掉吧,反正也不值几个钱——诶?你已经吃完了?!”
    贺常安已经把最后一大口塞进了嘴里,顺手把垃圾袋叠起来扔进了路边的垃圾桶,脸颊鼓鼓的,一动一动正在努力咀嚼着。
    见魏恒震惊地看着他,贺常安把嘴里的东西胡乱咽下去,感觉自己嗓子都像是被糖渍过了一样,苦着脸问魏恒:“好腻啊,车里还有水吗?”
    “有有有。”魏恒赶紧点头。
    两人刚刚好走到车边,魏恒随手把袋子往地上一放,打开车门找到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贺常安。
    贺常安接过水咕咚咕咚灌了大半瓶,这才感觉嗓子里那股腻人的甜味下去了些。
    魏恒把衣服放进后座,拿回瓶子把盖子拧紧,又给贺常安拉开车门看他坐进去,这才回到驾驶座坐好。
    “不喜欢就不要吃,扔掉就是,你怎么还吃完了?”魏恒倾身过去,给贺常安拉好安全带。
    “也没有特别不好吃。”贺常安乖乖坐着,“扔掉有些浪费了。”
    魏恒那么没耐心又讨厌和别人肢体接触的人,为了给他买个吃的挤在队伍里排了那么久,要说贺常安一点都不动容也是不可能的。
    “几十块钱一个东西,有什么浪不浪费的。”魏恒给自己也系好安全带,发动了车,“不喜欢的东西就不要强迫自己,难道我几十万给你买泡屎你也要吃吗?”
    “你好恶心啊!”贺常安忍不住叫道,“那种东西也是能吃的吗?这能一样吗?”
    “有什么不一样?”魏恒反问他,“你不喜欢的东西,和屎有什么区别?”
    贺常安本来就听不得魏恒一口一个屎字,更别说现在又刚刚吃完东西,感觉胃里已经隐隐有点恶心,只得崩溃地说:“好好好一样一样!!你快别说话了!”
    魏恒听话的闭了嘴,过了会儿又问他:“今天回哪儿?”
    贺常安想也不想:“我家。”
    “真是一点惊喜都没有。”魏恒叹了口气,“你那里太远了。明天你第一天上班,晚上一定得休息好。不如今天你先回咱家睡,明早还能多睡一会儿。”
    “不用。”贺常安拒绝,“我可以今晚早点睡。”
    魏恒见贺常安丝毫没有动摇,知道再劝下去也没用,只好随他。
    第十章
    到了贺常安楼下,魏恒熄了火,转头看见贺常安皱眉捂着肚子。见他侧脸过来,贺常安赶紧移开捂在腹部的手,解开安全带就去拉车门。
    “怎么回事?”魏恒伸手抓住他,看贺常安嘴唇有些发白,“又胃痛了吗?”
    “嗯。”贺常安点点头,“不过只有一点点。”
    贺常安上午十点钟才吃了早餐,中午感觉不饿就没有吃饭,结果下午和魏恒逛街逛到一半的时候就有些饿了,忍着没和魏恒说。后来匆匆吞了一个对他而言甜的过分的抹茶卷,又猛灌了大半瓶的凉水,贺常安的胃就有些受不住了。
    “放屁的一点点。”魏恒把他在座位上按好,落下车门锁,转动钥匙准备发动汽车,“我带你去医院。”
    “别!”贺常安把车钥匙抢了过来,“真的不严重,家里有药,我吃了喝点热水就好,真的。”
    魏恒伸出手,对他命令道:“把钥匙给我。”
    “不要。”贺常安干脆把钥匙藏在了背后,“我不想去医院。”
    说罢,贺常安胃里又是一阵突然的绞痛。他捂住肚子,可怜兮兮地问魏恒:“我胃好疼啊魏恒,让我回家吃药好不好?”
    看他这幅样子,魏恒也狠不下心来强迫他,只好拿回钥匙打开车门,扶贺常安下了车。魏恒原本想背贺常安上楼,却遭到了贺常安的严词拒绝。
    “我又不是腿断了,为什么要你背?”贺常安躲开他,捂着肚子一点点往楼上蹭。
    魏恒没有办法,只能在他身后跟着。
    进了屋,魏恒在贺常安的指示下找出药盒,打算开点热水,却发现自己根本不会用贺常安的饮水器。贺常安想自己上手,魏恒不同意,只得一步步教他该怎么操作。
    喝了药后贺常安躺在床上,魏恒坐在床边陪着他,一只手隔着衣服放在他的肚子上。其实贺常安本来是想在沙发上坐会儿就算了的,可魏恒一定要把他按在床上。
    有人敲门,外卖送到了。魏恒开门把外卖接进来,端出一碗热乎乎的粥走进卧室,看见贺常安掀开被子准备下床。
    魏恒把被子给贺常安盖回去,问:“你下床干嘛?好好躺着不行吗?”
    “吃饭啊。”贺常安回答,“在床上吃要漏一床的。”
    “不会。”魏恒把粥吹了吹,“我喂你。”
    “你喂我只会漏更多。”贺常安说,“而且我疼的又不是胳膊,用不着你喂。”
    魏恒不听他,舀起一勺粥又仔细吹了会儿,试了试温度,把勺子递到贺常安嘴边,贺常安只得张口喝了,边喝边说:“我的胃真的已经没那么疼了,它每次都是只疼那么一小会儿的,我都已经习惯了,你干嘛还每次都这么大惊小怪的。”
    “你习惯了,我可没习惯。”魏恒拿勺子刮掉贺常安唇边的残渣,贺常安脖子一缩朝后躲了躲。
    “你别老拿勺子刮。”贺常安说,“刮的我脸上都是黏糊糊的。”
    “毛病真多。”魏恒啧了一声,从床头柜的纸盒里抽出一张纸给贺常安擦了擦嘴,继续拿着勺子喂他,“都吃了这么多年药了,你这胃怎么一点都不见好?”
    “我怎么知道。”贺常安嘟囔了一句,“可能是我的胃比较坚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