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艳阳高照,teamo餐馆的白色围墙里传出鼎沸人声。
    辛瑞修历劫归来,加上杜俪诗大病初癒,马尔斯与吴荷实践了诺言,免费招待他们一顿大餐。
    酒过三巡,又有人组成了迷你乐团,佛朗明哥舞再次上阵,男人大笑着,唱歌为女人伴舞。
    当然,这回辛瑞修夫妇是主角,一连跳了三支舞,众人才放过他们。
    趁着空档,辛瑞修拉着杜俪诗躲到一边,两人都汗水淋漓,既痛快又开心。
    “哈哈好过瘾,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会跳佛朗明哥,你觉得我跳得怎么样?”她娇喘吁吁,一张小脸因为运动而白里透红,肌肤泛着水润感,得意的频频摆姿势。
    “嗯,马马虎虎,可以看就是了。”他搓着下巴,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
    “什么可以看?”她娇嗔,拍了下他的手臂“你应该说很好看。”
    “很好看恶!”他作势欲呕。
    “讨厌!”杜俪诗朝他扮个鬼脸“我都还没有说你歌唱得难听呢!”
    “是吗?所以刚刚那个陶醉在我浑厚深沉的歌声中的人不是你,是别的女士?”辛瑞修故作叹息的摇摇头“真可惜。”
    “什么真可惜?”她皱起眉头。
    “没什么。”
    “一定是有什么,快说。”她缠着他追问。
    “真的没什么。”他显然享受着她的注意,等过足了瘾才又开口“我只是打算邀请那位对我的歌声陶醉不已的女士共度浪漫的夜晚。”
    “什么样的浪漫夜晚?”她的双眼发亮。
    “让我想想烛光晚餐、香槟、巧克力、按摩浴白”
    “修,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听你唱歌?”她一改挑剔的态度,马上大肆的赞美他。
    “有吗?好像没有。”
    “我喜欢听你唱歌,虽然你唱得很难听。”她偎入他的怀里,亲了下他的下巴。
    “还有呢?”辛瑞修紧搂着她,假装面无表情,深邃的眼底却充满淡淡的笑意。
    “还有啊?”
    “当然,你以为烛光晚餐那么容易赚到吗?”
    “还有我喜欢你英俊的长相,虽然你老是板着脸。”她伸手抚摸他的脸庞,还轻轻的捏了一下。
    “还有呢?”他又问,眼神迫人。
    “还有啊”杜俪诗已经隐约猜到他想听的是什么了,就是故意不提。“我喜欢你高大的身材、性感的嘴”
    拉拉杂杂说了一堆,虽然全是赞美,他的脸色却愈来愈难看。
    最后,她把所有的赞美话语都说完了,还特地离开他的怀抱,含笑看着他难看到不行的脸色。
    “喔!你实在应该照镜子,看看你自己的表情,修。”杜俪诗忍不住大笑,再度爱娇的扑进他的怀里,磨蹭着他“难道你不喜欢我的赞美?”
    “不是这样”辛瑞修勉强开口“我当然喜欢,只是”
    “只是这些赞美都比不上我爱你,对不对?”
    他的脸上浮现尴尬,有些狼狈。
    明白自己说中他的心思,她轻笑的数落“你呀,真是个傲慢的大男人。”
    “什么?”
    “臭屁的大男人,自以为是的大男人”
    辛瑞修的脸色不仅仅是难看,还发青、发白。
    算了,放他一马吧!杜俪诗偷笑着。
    “可是呢,我谁都不爱,只爱你这个大男人。”最后,她郑重的宣布,还顺势勾搂住他的颈子,吻上他的唇。“我爱你,修。”
    “我也爱你,小俪。”满脸的阴霾霍然散去,辛瑞修也回吻她。
    两人深吻到忘情的地步,快要缺氧了才甘愿结束。
    这时,不远处有人在找寻他们,不断的呼喊他们的名字。
    “真是要命”辛瑞修低声咒骂。
    杜俪诗的呼吸好不容易恢复平稳,忍不住娇笑出声。
    “什么好笑的?”
    “你呀,”她不怕死的指出“一副慾求不满的模样。”
    “你该糟了,小俪。”他眯起眼,恫吓她“今晚你乖乖的在床上等着当个输家,我要让你输得很惨。”
    想起他们在床上展开的“比赛”杜俪诗耳根子一红,心悸之余,仍然嘴硬的回道:“谁会输,还不知道呢!这回我赢定了。”
    “是吗?”辛瑞修露出邪气的笑容“我会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