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哎,你本来就不该躲起来啊!真是有够猪头的!"王玉美唠叨念道:"不是我爱说你啦,男朋友是用来做什么的?有人欺负你就该赶快去找他哭诉,让他给你报仇出气啊!哪有人编那个什么烂理由就躲起来?这样躲,问题会解决吗?他难道不会找你吗?唉,撑不了多久的啦!"
    "小晴啊,到底发生什么事啊?当初他不是跟你把条件都说好了吗?"状况外的林云枝关心地问道,徐悠晴的失魂落魄令人心疼
    "哎呀!现在哪还有什么条件?"王玉美对于他们之间的情感发展了若指掌,连忙补充道:"人家被老奶奶逼著上同一张床,就怕老人家还怀疑他是个gay咩,结果哎哟,反正就给他”身体力行“下去,人家现在可恩爱呢."
    "哇!那你这少奶奶不就当定了吗?"林云枝开心地摇晃她的肩膀。
    "小晴,你真的很行哪!当初我就说嘛,只要你好好把握机会,说不定这金龟就是你的了。呵呵呵,就知道你不会让表姐失望,以后当了富少奶奶可别忘了我的好处啊!"
    "还少奶奶呢?"王玉美无可奈何耸了耸肩。"你家表妹啊,傻不隆咚硬是把到手的金龟给放走了啦唉,真是的!"
    "啥?真的假的?你当真做这种蠢事?"林云枝激动跳起来。"你、你把金龟婿弄丢了哦——厚!怎么这么蠢啊?再怎样事前你也跟我商量一下嘛,你知道我抓这种会飞的是最厉害的!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把金龟放走了呢!"
    "哎哟!我已经够烦了啦!"徐悠晴烦躁地把耳朵捂住,林云枝超大嗓门简直要将她震聋。"表姐,你根本不知道事情始末,不要乱发飙啦!人家他根本心里就有一个爱了超过十年的爱人,我只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
    "什么?有情敌哦?"林云枝瞠大眼睛,拍胸脯道:"怕什么?跟她拼了啊.我才不信以你的花容月貌会比不过人家!那个女人是谁?表姐去帮你约她,大家来公平竞争——"
    "云枝表姐你在开什么玩笑?人都死了,你去哪里约?”观落阴“吗?"王玉美冷冷地又浇了一盆冷水。"康世炜一直都爱著十年前车祸去世的女朋友,他会找上悠晴,是因为悠晴跟他那个女朋友满像的"
    "你别玩我了好不好?"林云枝简直要抓狂了。"人都死了,你还跟鬼计较?不管他为了什么原因爱你,总之他就是爱你啊,过去的事情不要再提就好了嘛!"
    "可是,我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爱我,还是把我当替代品啊?"
    徐悠晴又掉进无止尽的牛角尖里——
    "你猪头啊!"林云枝气得推了她一下。"如果他不是爱你,怎么会只因为你说一句话就送来这么多东西?而巨,他也没怀疑过你说的话?人家到现在应该还苦苦等候你回到他身边吧?"
    "嗯,他常传简讯问候我和我妈,也会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再见面他,他一点儿都不知道我已经打算以后都不再见他了"说著,徐悠晴的眼泪又落下。
    "对嘛。他的举动一一表现出他对你的在意和重视。"林云枝搂著她的肩膀,安慰道:"听我的话,明天就去找他。好好的把你遇到的困难告诉他,如果他够爱你的话,一定会帮你想办法的——"
    "是啦是啦,没头没脑躲在这里干嘛啊?"王玉美加入劝说的行列。"他也不是那么笨的人,万一你太久不出现,人家也是会找到这儿来啊!到时候你也是要面对问题的。"
    "早面对晚面对,都是要面对。"林云枝鼓励她:"趁早把话说开,就算真的没缘分在一起,至少大家把话说明了,彼此都没遗憾啊!"
    "嘿嘿说不定啊,在我们讲话的时候,人家已经心急如焚地找来了呢!"
    不料,王玉美话甫一落下,门铃倏然响起当下,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屏气凝神。
    "悠晴?悠晴!你在家吗?"门外接著响起一道沉厚的男声呼喊——
    "真、真是他来了"徐悠晴脸上还挂著未乾的泪痕。
    "哇!怎么说人人到?超准的咧:我实在不该开托儿班,该来开神坛了。"
    王玉美瞠大眼睛,彷佛见到什么骇人的神迹般,不可置信地猛摇头。
    康世炜一进到屋子里,林云枝和王玉美便很识趣地先离开了。
    "你、你就一直窝在这里面,照顾你妈妈?"康世炜环视了一下小小斗室,摇头道:"竟然像个山顶洞人似地躲起来?你想躲到什么时候啊?"
    一直处在混乱状态中的徐悠晴,见心爱男人踏入屋内就脸色不好看地数落她,才哭得像花猫似的小脸蛋,不由得又皱了起来。
    "我——你不要骂我啦!刚刚我才被她们臭骂了一顿而已"
    "唉,你到底在想什么?枉费我还真的以为你忙著照料母亲,一直不敢来打扰你——"
    康世炜怎么也料不到自己最爱的女人竟会骗他,不悦地俊眉拢聚。
    "倘若我对你说的话一直深信不移,请问一下,难道你就要一直"照顾母亲"下去吗?"
    康世炜坐在唯一仅有的一张软沙发上,手里猛捏一只抱枕,显示他此刻心情相当烦躁恼怒。
    "世炜,我我"徐悠晴垂下头,呐呐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我做了这么多,付出这么多,竟然比不上一个外人随便胡诌的鬼话?这算什么?我算什么?你究竟把我们的感情看成什么了?办家家酒吗?"
    他真的生气了!
    面对虎视眈眈要破坏他们的姑妈——康淑琴,他可以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而不惜在奶奶面前与她抗衡,宁可冒著忤逆长辈的罪名勇往直前,而她竟为了莫名的挑衅而选择做一只缩头乌龟?康世炜明知徐悠晴一个人历经几天的担心害怕,此时需要他的拥抱与温柔安慰而非疾言厉色的斥责,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要念她几句。
    然而,当他扬起眼,瞥见她委屈微嘟的双唇和惹人怜爱的哀愁神情时,内心遏抑不住一阵阵心疼——
    "我我知道这样子不对。"
    徐悠晴与他对坐,从头到尾像个做错事的小孩子低著头,心情乱糟糟的她一直嗫嚅不成言。
    "那天她突然冲到我面前,讲了一大堆话,然后我乱了嘛!谤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她是谁?你知道她讲的话能不能听呢?"康世炜顿一顿,继续说:"就是尤天爱在电话里头没头没脑问起你,假惺惺替你编了一堆藉口说什么你是自觉配不上我才会不告而别,还叫我不要去找你我才惊觉事情有问题!"
    提起那天和尤天爱通话的情形,康世炜实在很难心平气和。
    "哼!你们两个都当我是智障吗?随便几句谎话就可以唬弄过去?真是!"
    从那通电话里,尤天爱心虚的应对语气中,他几乎可以确定尤天爱就是从中"颠覆破坏"的元凶!
    彼不了维系了十多年的友谊,当下他很不客气对她大飙一场,可以肯定从此朋友也不必做了。
    不过康世炜仍然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样的煽动言辞,让徐悠晴毫无挣扎地就放弃他们这段情?
    "尤天爱究竟跟你说了什么?"他想到还是很生气。
    "她拿了一本相簿给我,里面是你跟一个女孩子很亲密的合照——"
    想起那天心痛的情景,徐悠晴还是不能完全释怀。
    "她说,那是你的女朋友,还说她是你这辈子唯一深爱的女人。纵使她已经过世了十年,你仍然没有忘记她,所以你会找上我做”替身“,甚至对我产生感情都只是怀念她的移情作用而已——"提起他那逝去许久却威力十足的旧情人,徐悠晴忍不住心头酸楚,终于落下眼泪。"我、我听了很难过啊!原来你不是真的爱我你只是把我当成另一个人而已"擦去泪,徐悠晴继续又说:"她还说,我编了富家千金的假家世背景,奶奶知道后绝对不会饶恕我的!她还说到时会让我跟我父母都抬不起头来!
    呜我很怕啊!丢掉工作已经很对不起父母了,怎么能再给他们惹麻烦呢?我真的被吓坏了!深怕再跟你见一面,所有厄运都会降临在我身上。"
    "唉!你还真是够天真,人家说什么都信?"
    康世炜不忍见她落泪,展臂将她拥进怀中,轻柔地吻去她眼角的泪水。
    "傻瓜,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去面对困难呢?无论如何我永远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听到他安慰且贴心的话语,她的泪水更是汹涌不止。
    他爱怜拥抱她,亲吻她的耳垂,连声叹息:"悠晴,我爱的是你:柔君已经逝去十年,我对她整整怀念了十年,也是该从悲情中走出来的时候了。
    那天在夜市第一次遇到你,我甚至认为是她冥冥之中安排,她希望我能跟平常男人一样拥有真实甜蜜的爱情,所以她让你在我生命中出现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对柔君的感情早已升华成对远方朋友的淡淡怀念,我真心爱的人是你!
    还有,我已经跟奶奶把事情都摊开来说清楚了。她一点儿也不在意你的身分,她老人家要的是结果而不是过程,不管我们一开始是怎么样的状况,现在的我们是“货真价实”的相爱,那就够了啊!"
    "世炜"徐悠晴感动地看着他深情的眼眸,她的心不自觉揪紧了——她觉得自己真傻,差点儿就错过了这么好的男人!
    "对不起!世炜,我好笨。"她含泪道歉,感慨道:"我真是太笨了!真的对不起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我也不是故意要干这种蠢事啊你也知道的,我本来就少根筋。"
    "呵呵“少根筋”?我看你恐怕不只少一根而已吧?"
    康世炜又叹了口气,她的憨傻可爱模样,总是轻易瓦解他的心防,他温柔轻握她的下巴。
    "你啊,再这样傻呼呼下去,哪天老公真的被人家拐跑了,你还会鞠躬跟对方说朝谢呢!"
    "讨厌!"徐悠晴瞪了他一眼,气呼呼的说:"干嘛这么容易被拐走呢!你不要被拐走就没事了嘛!不管啦!我不准你被拐走,就是不准!"
    "唉!你真的是——"
    康世炜毫无招架之力看她调皮要赖,他知道自己真的被收服了,尽管她有点傻气也无损自己心中对她的深厚爱意。
    几日分离,他已捺不住思念地俯首吻住她聒噪不停的小嘴巴,他想念她身上的每一时美好,并且,他要永永远远地霸占她的美好他的吻激烈而霸道,徐悠晴陶醉在他火熟缠绵的熟吻中,脑海浮现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甜蜜的感觉涨满心里。
    她想到王玉美的铁口直断,嘴角扬起幸福微笑,倘若结成夫妻真是上辈子相欠债,那么——她绝对心甘情愿一直欠下去。
    徐悠晴真心无悔打算要欠他一辈子,或许一辈子还不够,再多欠他好几辈子也没关系!
    总之,她就是赖他赖定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