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莫兰迪旗舰店开募的重头戏,非今晚的服装秀莫属。
    除了将年初纽约秋冬时装周的舞台原封不动的搬到台湾来,为了纪念庆祝旗舰店的开幕,身为品牌设计总监的miltonsong还特地以台湾在地元素,设计了全球唯一的作品,准备在服装秀的最后,献给在场的所有贵宾。
    黎蔚雅场内场外的奔跑,不只要掌握后台的准备进度,还得注意前面接待区的现场情况,一下子又被喊进服装秀的现场,紧急调整现场配置,她忙得就像一个陀螺,转呀转的。
    随着开始的时间一分一秒逼近,原本空旷的空间,已被名媛、贵妇、以及演艺圈的大明星纷纷将空间填满,舞台前一字排开的摄影镜头,已经蓄势待发,灯光渐渐暗了下来
    一记爆破之后,幽暗的舞台瞬间璀璨,音乐骤然响起,模特儿身穿莫兰迪的衣服,踩着猫步站上了伸展台。
    从容的步伐,完美的剪裁,将品牌的精神——经典与优雅,挥洒得淋漓尽致,现场的闪光灯几乎没有停过。但大家欣赏着服装秀的同时,黎蔚雅连丁点的放松也没有,目光紧盯着现场四面八方的所有流程与状况。
    随着服装秀进入尾声,黎蔚雅以为自己可以喘口气了,这时,一名工作人员表情凝重的走向她,凑近她耳边轻声说——
    “蔚雅,后台有紧急状况!”
    为了不影响贵宾看秀,她慢条斯理的离开服装秀的现场,来到工作人员专用的通道,在向后台快速移动的同时,才开口询问情况。
    “发生什么事情了?”
    “负责展示最后一件衣服的模特儿不见了。”
    “好端端的,模特儿怎么会不见?她有来报到吗?”
    “有,白天彩排的时候都在,可是刚刚临时找不到人。”
    最后一件衣服可是今晚的重头戏,那是全球唯一的一件衣服,是专门为了台湾旗舰店所设计,那么重要的一个表演,模特儿怎么可以出差错?
    “衣服呢?”
    “在架子上。”
    “赶快找其他人补上啊!徐瑞安呢?让她再走一次,不然汪子璇也可以。”黎蔚雅点名几个较具名气的模特儿。
    “问题是,尺寸不合。”
    尺寸不合?!
    “衣服的尺寸太小,模特儿根本穿不上。”
    “怎么可能?”那可是依照模特儿的标准身材所裁制的,不可能发生尺寸太小的问题啊?再说,之前fitting的时候明明没问题啊,怎么会在这种十万火急的紧张时刻出包!黎蔚雅头皮发麻,拔腿奔进后台——
    果不其然,后台正乱成一团,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才好。
    “通知过宋总监了吗?他怎么说?”
    “无论如何都要找个人穿上那件衣服走上舞台。”工作人员转述宋晓涛的话。
    名模徐瑞安无可奈何的说:“黎小姐,我们的身型都穿不下去,我看,现场说不定只有你能了。”
    “我?我又不是模特儿。”大惊。
    “可这衣服的尺寸肩线我们没有一个人穿得下。其他工作人员也都不行。来不及了,黎小姐,你试看看吧。”
    一群人以徐瑞安为首,将黎蔚雅团团围住,大家七手八脚的扒光黎蔚雅,火速将这件灵感撷取自台湾经典花布的红色礼服套进她的身体——
    说也奇怪,根本像是量身订做,不管是肩宽、腰线、长度、胸围完全贴合黎蔚雅的身体。
    “黎小姐,待会上台,就是笔直的往前走就对了。什么都不要想,什么都不要管。”
    “可是”她没走过伸展台啊?
    “好,走——”徐瑞安一把将她推了出去。
    灯光打在她身上,刺眼得令她眼前一片模糊,根本什么都看不清楚,她的心脏简直要停了
    她不是没想过要逃,可是,她一逃,这场服装秀就毁了。
    不能,她这些日子这么辛苦忙碌,怎么可以在这紧要关头功亏一篑?
    再说,这是晓涛为了这场秀特地设计的衣服,怎么可以不出现在舞台上跟大家分享,接受大家的掌声与肯定呢?
    就是这个想法,让黎蔚雅打消落跑的念头。
    稳住,黎蔚雅,拼了老命,你也要稳住!
    深吸一口气,她压抑住颤抖,鼓起勇气迈开步伐
    她尽可能的挺直身体、踏着步伐,勇敢往前方走去,虽然比不上模特儿,但她努力展现她所能展现的优雅。
    然而随着她的步伐持续前进,她看见宋晓涛抹着笑容,站在舞台前方,朝她伸出手来。
    她瞠目结舌。脑子里不断的重复一个问题——现在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可迎上他的双眸,她整个人就像是受到蛊惑,不自觉的朝宋晓涛走去,并且朝他伸出自己的手。
    终于,她握住了他的手,并在他力量的牵引下,站在他身边。
    怎么回事?
    她瞪大眼睛无声问。
    宋晓涛没有回答,迳自转身面对所有观众说:“就是她,黎蔚雅小姐,她就是我的缪思女神,这袭灵感撷取自台湾经典花布的红色礼服,就是我为了今天晚上、为了这个女人所设计的,因为我想要问她,蔚雅,你愿意嫁给我吗?”
    英挺的身子当场在她面前跪下——
    像是被雷打中,黎蔚雅震惊的看着宋晓涛。
    现场如雷的鼓噪响起,轰得黎蔚雅整个脑袋嗡嗡作响,她眼睛眨也不眨的望着他,热烫的泪就这样滚落眼眶
    他是那么诚恳真挚,而她又是那么的爱他。只是,这样的惊喜,太太太令人不知所措了。
    许久,她捂着脸,在他面前蹲下身来,张开手臂紧紧的抱住他——
    “嫁给我,永远留在我身边,我们再也不要分开了,好不好?”他说。
    她点头,拼命的点头,在他怀里哭成了泪人儿。
    宋晓涛牵起她的手,往她的无名指套上了戒指。不是璀璨的钻戒,而是一金一银两枚绑着红线的戒指。
    勾起她的下颚,宋晓涛给了她热辣辣的吻,尽管现场名媛们为此摔碎了一地的玻璃心,却还是为这一幕深深感动。
    她还穿着那袭红色礼服,坐在总统套房里的大床上,看来有几分新娘的味道。
    服装秀结束,她就想换下这衣服,偏偏宋晓涛不让她换,逼她继续穿着这醒目的服装,还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她掳回了他的总统套房。
    趁着他在外面讲电话,黎蔚雅赶紧拿出手机打电话回家“姐,是我啦,我跟你说喔,我现在在晓涛这里,可能会晚一点回去——”
    忽地,手中的行动电话被抽走“喂,蔚娴姐,我是晓涛,更改一下报备,雅雅今天晚上不回去了嗯嗯,好,我知道了,我会转告她的。就这样,拜拜。”
    挂掉电话,手机随手往一旁的椅子上扔去——
    “啊,我的手机!宋晓涛,我跟我姐电话讲一半,你怎么可以抢我的手机?”她气呼呼的抗议。
    “我帮你讲完了,蔚娴姐还要我们两个玩得快乐一点。”
    “什么?”什么玩得快乐一点?胡说八道什么!推开他,她决定起身离开。
    “嘿,去哪?你忘了吗?我们说好今天晚上要好好谈谈的。”
    “谈什么?”
    “当然是谈我们两个的事情。因为今天时间太晚,户政事务所早关门下班了,所以我们得明天才能去办理结婚登记,然后,你得回公司辞职赶办美国签证,跟我回美国去。”
    被他摆进他的人生里,黎蔚雅很开心,可是
    “晓涛,我不是不想跟你回美国,可是,姐姐跟巧心怎么办?她们是我这世上仅剩的亲人,现在范先生又想要抢走巧心,我很不放心。”
    “就是知道你会这样。不用担心,你姐姐已经决定接受范先生的提议,带着巧心到美国去。他们愿意各退一步,试着共组家庭,给巧心一个完整的家。”
    “真的?”
    “嗯,真的,刚刚你姐就是要我转告你这件事情。所以,这下好了,你们两姐妹都在美国,你还怕孤单吗?”
    “我孤单不算什么,我只希望姐跟范先生两个要真的好好相处,这样巧心才能够对范先生敞开心房。”
    “我想,有我这个劲敌在,范先生会很努力的,不然,我会马上把他女儿抢过来,让他嫉妒到死。”谁叫他女儿比较喜欢他这个假爸比呢!
    “坏”她捶了他胸口一记。
    宋晓涛顺势抓住她的手“好了,该担心的问题都解决了,现在是不是要担心我们两个了。”
    “担心什么?”
    “担心将来要生几个小孩才够啊!”脸一热“没正经,我要回去了。”她才刚要起身,就被宋晓涛整个压倒在床上“啊,晓涛!”
    他居高临下的箝制住她,莞尔说:“你以为今天晚上我会让你离开吗?”
    “你”宋晓涛俯身,吻住她,一阵纠缠后,放开她。
    “知道我为什么设计这件礼服吗?”
    她摇摇头。
    “当初,你要我设计一件融合台湾元素与莫兰迪品牌精神的全新设计,而我又私心的想要在服装秀的最后向你求婚,但听大家说,白纱只能穿一次,所以我左思右想,最后决定设计一件灵感撷取自台湾花布的红色礼服,因为,台湾是我们爱情的起点,红色,是台湾新嫁娘的传统颜色。”
    “所以这是为我设计的?”
    “不为你,要为谁?”他弹了弹她的俏鼻“知道我为什么不用钻戒跟你求婚吗?”
    她又摇摇头。
    “因为,一金一银绑着红线的戒指是传统订婚戒指,当初,我父亲也是这样把我妈妈订下来的。虽然他们缘份很浅,父亲很早就过世了,但我始终认为,绑着红线的婚戒,才有婚姻的祝福,我希望我们的婚姻,也能有这样的祝福。”
    “你确定我是那个最理想的女人吗?”
    “那你确定我是那个最理想的男人吗?”
    他们凝视彼此,用深吻回答彼此。
    是最理想的人选吗?
    是,肯定是最理想的——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