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5章

    云逐渊一仰头,喝下一整杯酒,思绪忽然就飘了起来。
    也不知道陈穆一个人在边关,生活的如何。
    他到现在,还没有亲眼见过陈穆。
    宴书澈敏锐地察觉到了他情绪的变化,偷偷扯他衣袖,“阿渊,想到陈将军了?”
    云逐渊这次没有反驳,而是痛快承认了。
    “母后心意已决,或许这辈子,我都无法见到陈穆了。”
    “那便敬陈将军一杯酒吧!”
    宴书澈拿起小酒杯,与云逐渊的酒杯轻轻一碰,“我们一起,敬远在边关的陈将军一杯!”
    云逐渊还没说话,离景便接过话,“怎么能只有你们两个?我也该敬他一杯。若不是他尽心尽力,我的皇位哪能做的这般安稳。”
    众人齐齐点头。
    “好!那我们一起!”
    宴书澈首先举起酒杯,“希望陈将军平安顺遂,一生无忧!”
    “平安顺遂——”
    “干杯!”
    云逐渊眸色微闪,溢出一抹无奈。
    宴书澈紧紧握着他的手,对他绽开笑容。
    如以前一般,明媚澄澈,泛着爱意。
    云逐渊也露出了笑意。
    他的小娇气包,他的阿宴。
    他的爱人,他曾发誓一生都要守护的人。
    他的哥哥,他的母亲。
    他的友人,他的好朋友。
    ——都在他身边。
    谁说这世间只有爱情才能让人感觉到温暖?
    云逐渊第一个反驳这句话。
    林序秋歪着头看他,也牵过了离景的手。
    连云逐渊这种冰冷如天山雪的人都被温暖了,他自然也一样。
    有的人用尽全力,笨拙的靠近他,爱他。
    他何德何能。
    离景侧过脸,望着林序秋,“阿序?”
    林序秋忽地凑上前,在离景耳边小声说了一句。
    “傻子,你是真的傻,但我也是真的很爱你。”
    离景倏地瞪大眼睛,轻咳了两声,难得的红了脸。
    林序秋则笑着看向宴书澈,和他对视了一眼,而后笑开。
    ——
    冬季的寒冷和倦怠总会结束,继而迈进明亮利落的春季。
    在这季节交替中。
    他们都会陪着在乎的人,看这昼夜往复日升月落。
    体会这,暖风过境。
    斗转...星移。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