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Eight、

    2050年4月11日,下午4点,医院,特别病房。
    方方坐在床上整理衣物,刺鼻的农药水对她来说已经不算什么,这几日她不是吃药就是打针,闻也闻惯了。
    夏天着粉白衣配牛仔裤,轻轻推开门,方方撇了一眼门外的警官,折衣服的动作悬着三秒钟。
    夏天见状,将衣服接过来,帮她折了衣服,递给她。「收拾好了就可以走了。」
    方方点头,将刚才的衣服收进包包里,拉拉链锁好后,交给夏天。
    夏天一手拿包包,一手搀扶她走出病房。
    "咔哒"病房的门被打开,两位警官同时回头,让夏天扶着方方走在前头,他们跟在后头。他们就好像犯了什么法,就差没拷手铐。
    呵,也对,她本身就是个犯法。
    上了警车,听夏天说,随着警官们到了警察局,真相就大白。
    大白?真相不是早早就大白了吗。
    观望一路上美丽的风景,看着一辆辆车。没想到,每每望见警察车路过,现在却坐在了一面,变成警车的客人。
    到了警局,两位警官带他们到安警官的办公处。咋眼一看,里面麻雀虽小,却五脏俱全。
    安警官站在窗前,眺望一个个矗立的高楼沉思,见来人以致,收起思绪,回到座位。
    「夏先生,方小姐,请坐。」
    待他们坐下后,安警官双手紧握,开始说话。
    「方小姐,你父亲已经在牢里撞墙自杀。」
    闻言,她心里涌上一股说不出的感觉,像是悲伤、痛苦。
    她沉入思绪,眼睛里的泪水在打转着。
    不,他不是我爸,我为什么要为他伤心,我应该高兴才对啊。
    但,我为什么一点也不开心...
    她把视线从不敢直视对方转移到夏天身上。
    他看起来很冷静,看来他早就知道了...
    夏天见她看自己,只是将手掌放到她紧握的双手上,给予安慰。
    安警官给她一点时间后,继续说话。
    「方小姐,对于你父亲的死,我们也很抱歉,希望你能节哀。不过,他在死前接受了心理医生的辅导,说出了实验室的地点,也说唯一对不起的是你。」
    安警官见方方将视线转移到他身上,将一份文件交给她。
    「他不奢求你能原谅他,但这是他生前立的遗嘱,他希望你能继承他所有的财产。」
    方方将文件翻了翻,遗嘱不只是算不清的零,还有几栋公寓。
    她将文件关上,看了一眼夏天,夏天欣然点头,示意她收下。
    方方想,
    我虽是他的复制人,他的替代品,
    但他没亏待我,我的衣食住行都照顾周到。
    虽然父爱是少了点,但有时候还是会从他身上得到一丝丝的温暖、一丝丝的父爱。
    她抬头仰天,试图将泪收回去。
    安警官交代他们一些事情,比如她是复制人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还有一些手续等等。
    方方要离去时,拿着文件对安警官说。「我会善用的。」
    安警官望着年轻人离开的背影,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