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秦扬虽然回来了,每天晚上也都会和李应睡在一起,但是两人之间少了一些亲昵,时不时还会尷尬一下。
    李应发现秦扬没有那么主动向自己请教问题了,下课的时候也总是和其他的一些同学说笑,放学也经常不和自己一块儿走。
    反正就是经常碰不到他。
    这一天课间,秦扬还在操场玩,到了快上课的时候,他才火急火燎的往楼上跑。
    上到一半的时候,抬起头,看到李应正笔挺地站在楼梯上,惊了一下,“嘿李应你还站着干嘛,快上课了!”
    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很多同学都开始往楼上窜。
    李应单手拦住秦扬的去路。
    “我去!别拦我啊!”
    “我想和你谈谈。”
    “哈?有什么事放学再说吧!”
    “我现在就想谈。”
    看着李应一脸认真严肃的模样,秦扬沉默了一会儿,“那好吧。”
    铃声结束,同学们都回到各自的教室了,学校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两层楼梯交接的平台上,只有李应和秦扬两人仍站着。
    “你想谈什么?”秦扬语气平静地问。
    “你最近在躲我。”
    秦扬皱了一下眉,故作轻松地说道,“哈,没有吧,这一定是你的错觉。”
    “不是。”
    听着李应斩钉截铁的语气,秦扬抹了一把脸,深呼吸了一口气,“…好吧,我确实是在躲你。”
    “我想知道你现在的想法。”
    “想法…我没啥想法啊…”
    “告诉我。”
    “恩…那好吧。”秦扬想自己怎么总是这么快就顺从李应的命令了呢。他摸了摸脑袋,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不过反正迟早也要说的…”
    “说吧。”
    “恩…不过哥们你听后可别生我气啊,是你叫我说的,那我可豁出去了啊。”
    “恩。”
    李应又抓了抓脑袋,皱了皱眉,好像不知如何开口般,他低下头,不去看李应,“虽然你之前都说了,男生之间这样很正常…之前那些你也都说是安慰吻,晚安吻什么的…还有那什么为了用实践验证理论…所以我知道自己不该多想的…但是我发现…”秦扬深呼吸了一口气,头垂得更低了,“自己并不讨厌你的碰触…”
    李应微微瞪大了眼。
    秦扬仍是不抬头,“自从浴室那次过后,不,也许是更之前,我发现自己有时候面对你的时候会心脏乱跳,我也觉得你很好看所以很喜欢看着你。别说讨厌你的碰触了,我发现自己竟然有点喜欢…有种想和你做更多接触的想法…但是你是我哥们啊,所以我逃了,你懂吗,因为我觉得自己不正常了。这就是我全部的想法。”
    秦扬说完之后,鼓起勇气抬头的时候,发现李应的手臂抬了起来,手握成了拳。
    秦扬想,完了,李应生气了,要打人了。
    他微微偏过头,准备迎接李应的暴揍,但是没想到是,他的脸被掰了回来,唇被吻住了,而李应之前握成拳的手正撑在秦扬身后的墙壁上。
    “唔…你…干…”秦扬有些挣扎,伸长腿想要踢李应的,但却被李应给顺势抬了起来,另一条也是。
    后背贴在墙上,整个身子悬空,他没法挣扎。
    “唔…唔…”秦扬感到自己口腔内满满都是李应的气息,他俩现在正在楼梯处,虽然在上课,但是难不准就有什么人经过,秦扬有些害怕。
    但是紧张的同时,他也在享受与李应的接吻过程。
    也更验证了自己的确是想和李应多做接触的想法,他想自己真是完了,没救了,他主动地回应起来,反而有种豁出去的释怀和激动。
    两人互相亲吻,舌头相缠绕,越来越深入与亲密。
    过了好一会儿,李应才松口,两人都是脸色潮红,呼吸急促。
    李应看着秦扬红润的唇,“我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我想这么做才做的…”
    “什么…?”
    “不是安慰吻,也不是晚安吻,其实两个男生这样不正常…也不是为了验证理论…我对你做的所有一切…都是因为我想这么对你做…还有刚才的吻…”李应对着秦扬笑,“是真爱吻…这次是真的…没有耍你…”
    “……”
    “不仅如此…我还想对你做更多的事…比如…”李应就着抬着秦扬大腿的姿势,便把自己的身体挤进去,狠狠地往上一顶。
    “唔!”秦扬吓得一叫,脸瞬间变得通红。
    李应又模仿性交的动作,兇狠地顶了秦扬好几下。
    “别…别…!”秦扬脸红地就要滴血,因为他真的感到有灼热的东西正在復苏,抵着他的屁股…
    李应放下秦扬,又轻触了几下他的唇,“你刚才跟我说的话,我很开心…真的很开心…而我对你说的话…不知道你的脑袋转没转过来…呵呵…我给你一个下午的时间去思考,不许怠慢,放学回到家的时候再答覆我…”
    李应执起秦扬的手,在他的手背上亲了一口。
    秦扬怔愣地看着李应,他正对自己笑,眼里满满都是爱意和宠溺。
    想不到他脱掉那层淡定矜持的外衣,竟是如此毫无保留的极致温柔…秦扬都给看傻了,还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
    下午放学的时候,李应先回到了家,他事先打了电话给李父李母,让他们早点回家,因为自己有话和他们说。
    三人坐在沙发上,李母,“小应啊,怎么了,有什么话要和我们说啊?”
    “是啊,还把我们都叫了回来,什么事情要要这么郑重其事啊。”
    “爸,妈,我想说的是,我喜欢秦扬。”
    “啊?我知道你很喜欢小秦啊,我们也很喜欢他啊。”
    李父附和道,“是啊是啊。”
    李应深呼吸了一口气,“不是,我希望他做我的伴侣。”
    “……”
    “……”
    李父李母都沉默了,李应也一直垂着眼。
    最后还是李母先说,语重心长,“小应啊,我给你讲个你小时候的故事。”
    “好。”
    “那是你周岁抓鬮的事。你爸就希望你选那些和钱相关的,以后像他一样去搞金融。我呢,就希望你选那些书啊笔啊什么的。不过你猜你最后选的什么?”
    李应摇了摇头。
    “你选了一串佛珠。”
    “……”
    “你猜我和你爸心里想的是什么?”
    李应摇了摇头。
    “我们当时想的是,没关係,这是你的自由。选择你的事业,选择你的未来,选择你的性取向,选择你的情感,选择你的伴侣,选择你的一切!这是你的自由!去选吧!”李母越说越激动,“你拥有我们的保证,我和你爸的,这个保证的期限是永远,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未来,永远。”
    李父也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我们会永远爱你,不论你选择哪种生活。”
    李应闭上了眼,眼睛有些发酸,“谢谢…爸…妈…”
    “小应,我们很高兴你能跟我们说这件事。”
    “妈,不过关于我的性取向…我想说的是,我应该不是同性恋,只是很喜欢他。”
    “小应,那我也想对你说说我对这件事的主观感受。”
    “主观感受…?”
    “没错。”然后李应便感到他妈的目光开始变得炽热起来,“那就是,真是…太棒啦!”李母的手臂挥动了几下。
    “什…什么?”
    “我有好多次都和你爸说,要是小秦是我们家媳妇就好了!小秦长得好性格也好,做的一手好饭,又经常帮忙做家务!小秦真是太好啦!!”
    李父无奈地耸了耸肩,“你妈天天跟我念叨这事儿。不过这下好了,她的美梦成真了,小秦真的要过门了。”李父也笑了。
    李应也笑,发自内心地觉得很开心。
    卧室内,李应正等着放学归来的秦扬。
    秦扬推开门,发现李应正坐在床上,一脸正等你呢的表情。
    他低下头,小步地挪过去,紧张地坐在李应身边。
    李应挑了挑眉,“我相信经过一下午的思考,我之前对你说的做的,你应该都理解了,所以我现在想听你对此的回应。”
    “恩…李应…”秦扬看向李应,过了好一会儿,说道,“你是个好人。”
    这句话刚说完,他便感到李应猛地凑过来,他的嘴唇被狠狠地啃了一下。
    “唔…你干什么…”秦扬看到李应正轻蹙着眉,满脸通红。
    “你这傢伙…不要总是对我说“你是个好人。”这句话好不好!我以为…”李应的模样有些气急败坏,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他以为秦扬又要给他发好人卡了,他怕这句话过后就是“但是我们不能在一起。”
    他刚才虽表面上看上去很淡定,但是等秦扬等的很心焦,好不容易他来了,秦扬开口闭口的动作在他眼里都是慢动作,天知道他当时有多紧张!真正是体验了一把命悬一刻的感觉,却想不到秦扬开口又是“你是个好人”这句话!
    不过他这么一激动,刚才淡定的装逼宣告失败。
    “你这个磨人的…”李应抓着秦扬的肩膀,看着这个害他紧张的要死的始作俑者还摆着个不明所以的呆傻表情,就又想狠狠地啃他,差点网路流行语都要蹦出来了。
    “你…你干嘛啊…别激动啊…我只是陈述一下事实…我真的觉得你很好啊…”
    李应一副要杀人的架势,“陈述事实就不必了,我要你的回应!你对我的,内心的,最真实的感受!说出来!”
    “世界上我最喜欢你。”好啊,说就说。
    “……”李应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抓着秦扬肩膀的手才颤抖地放下,头垂着偏向一边,用手捂住下半脸,脸红的要冒烟。
    “喂…李应…”
    “我也是…”李应突然抬头,把秦扬给推倒在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秦扬…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你了…很喜欢…”
    “恩…”秦扬的脸也羞得通红,“不过我们这样…伯父伯母…”
    “放心,我刚才跟他们说过了,他们很高兴你嫁到我们家,具体的待会再和你说。”
    “啊真的啊…”秦扬心里舒了一口气,想如果李父李母很保守的话,也只能和李应搞搞地下恋情了,“不过嫁是什么鬼…”
    “当然是嫁啊,所以父母都同意了,我们现在可以入洞房了吗?”
    “啊!什么!”秦扬一惊,便开始挣扎,四肢乱动。
    “看把你吓的…”李应宠溺地刮了一下秦扬的鼻子,“不急…我们慢慢来…”他的手移到秦扬的屁股上,在浑圆的臀瓣上摸了摸,又色情地一抓。
    秦扬的脸比之前还要红,垂着眼,不去看李应,“恩…不急…你…你…不要急…”
    看着秦扬紧张又羞窘的模样,李应觉得可爱得不行,真是想当场就吃了他。
    考试前夕,同学们看到李秦两人像往常一样,正融洽地进行教学活动。
    “啊我懂了!”
    “真聪明。”李应趁着没人注意到的时候,在秦扬的耳垂上亲了一下。
    秦扬的脸一下就红了,他揉了揉发红的耳朵,对李应小声嚷嚷,“喂…你能不能不要总是在学校…”
    李应笑了一下,欣赏着秦扬的脸,“好啊,那回去奖励你。”
    像是想到了什么,秦扬的脸更红了。
    这都是些两人之间不为人知的甜蜜的小秘密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