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雨夜。
    校外路灯的光亮让人得以瞥见学校走廊上的景象。
    一个清瘦的男孩正把一个上身赤裸的健壮男孩压在墙上热烈拥吻。
    “唔…唔…”
    秦扬被李应的动作弄得跌坐下来,整个人贴在了墙上,李应顺势挤进秦扬大开的两腿之间,一隻手单手撑着地面,另一手按住他的后脑勺,舌头狠狠地侵犯在他的口腔内,像是想用这种大力的动作把对方的所有给一一掠夺殆尽。
    李应脸颊緋红,微敛着眼帘退出,睫毛轻颤,嘴唇滑过秦扬那被两人唾液所濡湿的嘴角,顺着脖颈往下,亲吻起他厚实的宽肩。
    舌尖品尝着滚烫肌肤的滋味,双唇包裹住一块,轻轻地吮吸,舔弄。
    “李…李应…你在干什么…”秦扬眼神有些迷茫。
    秦扬的疑问唤回了李应的理智,他猛地回过神来,眼神恢復清明,他刚才都干了些什么?!
    刚才实在是太想佔有他,也太想向他证明自己的存在了,有点太衝动了。
    李应摇了摇头,甩掉那些蠢蠢欲动的情欲分子,现在根本就不是干这事的时候。
    他轻轻地在秦扬的嘴角印上一吻,温言道,“跟我走。”
    秦扬的大脑仍是有些迷糊,“去哪儿…我没有地方可以去了…那个男人也走了…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李应握住秦扬的手,“你要记住,还有我,我永远都在你身边。”
    “你…”秦扬眨了眨眼,似在打量面前神情严肃的少年。
    “对,我。我不允许你再说只有你一个人的话。如果你不愿意接受我在你身边这个事实的话,我就再吻你,把你吻到永远都不会忘了我的存在。”李应微微一笑,看着秦扬被他刚才吻的发红的嘴唇。
    “唔…你…李应…”
    李应抹去秦扬的眼泪,手心湿润一片,又是一阵阵心疼,他扶起秦扬,把自己的外套重新给秦扬披上,看到他的脖子上被自己弄得一小块红印子,尷尬地咳了一声,面上一红,把脸微微偏向一边。
    “我带你回家。”
    “恩…”秦扬乖乖地答应了一声,也许此时的他正需要就是别人的依靠,以及一个可以接纳他的地方。
    李应扶着他来到校外,叫了一辆计程车。
    秦扬似乎是没有之前悲痛了,但是偶尔还是会抽两下鼻子,每次一听到秦扬那有些压抑的小声抽泣声,都让李应心揪揪的。
    李应咚咚咚地敲了几下门,李母开门看到秦扬全身湿淋淋的模样,大惊,“这都发生了什么?小秦怎么了?!”
    “详细的等下再说,我先带他去洗澡。”
    “好好好,快进来快进来!”
    李应让秦扬先泡在浴缸里,下了楼,李母和李父都一脸焦急地等着李应。
    三人坐在沙发上,李应对自己的父母道出了刚才所发生的事。
    李母听着听着眼圈就红了,“小秦真是可怜…看上去多么开朗阳光的一孩子…竟发生这种事…”
    “是啊,哎。”李父也是叹了一口气。
    “恩。妈,那秦扬可以住在我们家吗?”
    “那还用说!二楼还有一间空房间,我赶紧就去收拾收拾。”
    李应想了想,“不用了,他和我睡一间就行了。”
    “这样也好,你可以多多安慰安慰小秦。现在也不早了,我们明天再去看小秦。”
    “恩好。”
    李应上楼来到自己的房间,发现秦扬已经穿好了自己给他准备的乾净的衣服,坐在床上。
    李应便也坐到了他身边,“没事吧?”
    “恩。”
    “我刚才和我妈说过了,你今后可以先住我们家。”
    秦扬张了张嘴,刚想说什么,又低下了头,“恩。”
    接下来两人都没说话,就这么并肩坐在床上。
    秦扬突然开口了,“我以前恨透了他,他经常打我妈和我,妈就是这样久病成疾才去世了的。也许是年龄增长的缘故,他那暴戾的性格渐渐有了些改变,我俩虽相处得不算融洽,但也还算相安无事…”
    李应静静地听着秦扬讲述着他的过去,从他很小的时候一直讲到他的高中。
    “呼…跟你讲完了之后,心里也舒畅很多了,没有之前难过了。”
    看到秦扬的脸色变得好多了,李应笑了笑,“那就好。”
    “总不能一直这么鬱闷着吧,不过真的还好有你在,李应…”秦扬转过脸,直直地盯着李应,“你真是个好人。”
    李应的心脏跳了一下,就在他以为秦扬要给他发好人卡的时候,秦扬接着道,“你刚才在学校的时候是不是亲我的?”
    “……”李应淡定地推了推鼻樑上的眼睛,点了下头,“恩。”
    “……你为什么亲我?”
    “安慰吻。”
    “啊?”
    “你当时哭的厉害,而安慰你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拥抱和亲吻。”
    秦扬挠了挠头,其实他当时沉浸在悲伤里,李应当时怎么亲他的他真的忘了,所以便也没做细想,“哦…”
    “那你…当时是什么感觉?”
    “什么什么感觉?”
    “我亲你的时候。”
    “啊?我不太记得了啊。就觉得黏黏糊糊的。”
    “……”
    “嘴巴现在还有点麻。”
    “……”李应站起身,“现在不早了,你先睡吧,我洗个澡就来。”
    “好~”秦扬对着李应嘿嘿地笑了一下。
    秦扬躺在床上,笑容逐渐隐去,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还是不免会想起一些过往的片段,和继父去世时的场景。
    又想到了自己在这个世上真的是孑然一人了啊…
    他蜷了一下身体,鼻子抽了抽,眼睛发酸,他揉了揉眼睛,把眼泪给缩了回去,之前哭的还不够吗?男儿有泪不轻弹!
    而且…还有李应呢!
    李应…李应真好啊…
    想到李应对自己的种种包容和关怀,秦扬又有点想哭,感动的。觉得这哥们真是…
    想着李应的好,秦扬沉沉入睡,迷迷糊糊之间,有一些画面插入进了他的脑海。
    雨夜,那个男孩是怎样霸道地用舌头侵入他的口腔,又是如何袭卷起他的舌头…
    秦扬猛地睁开眼。
    刚才那是…
    这…这么激烈?
    不…不能吧…
    只是唇齿交缠的感觉太强烈了…
    秦扬感到自己的嘴唇烫烫的,仿佛还在与男孩接吻。
    秦扬的脸有些发热。
    唔…不去想不去想…只是安慰吻而已…
    李应洗完澡,坐到床上,刚才秦扬向他询问接吻的事情的时候,他有一瞬间想要摊牌的,但是转念又想,秦扬身上才发生那样的事,实在是不宜再对他说这些,还怕他的脑袋处理不了那么多事,要是到时候对自己这边应付了事,那还是自己吃亏。
    而且才好不容易让他住进来,在还不明确他的心意的情况下,贸贸然表明心跡,说不定又会把他吓跑,如果是这样实在是失策。
    没关係…
    他摸了摸秦扬的后脑勺,既然都已经睡在我身边了,他们接下来会有更多的时间,更多的机会…不急…
    他一直都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
    李应俯下身在秦扬的侧脸亲了一口。
    “唔…”秦扬似乎睡得不太安稳,被弄醒了,他迷糊地看向李应,“唔…李应…你又亲我了…这次又是什么吻…?”
    李应微微一笑,“晚安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