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秦扬想的没错,李应并不高冷,但是也没有多热,要不别人也不会刚开始就给他贴上高冷的标籤。
    他是那种不会主动找人攀谈的类型,所以经常独来独往。
    但是你要和他说话,他绝不会不理你,相反地,也许还挺好相处。
    只是他的后一个特性,只有勇于尝试的秦扬才能认识到。
    李应正坐在树下看书学习。
    不经意瞄到一群女生正偷偷摸摸地看他,小声地交流着什么。
    察觉到自己看到她们了,便一拥而散了。
    李应把视线又移回面前的书本上,微微地蹙起了眉,他不是很能理解也不是很喜欢她们的这种举动,这些女生总是这样。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可以当面和他说,就像之前那个男孩一样。
    对了,那个男孩。
    想起那个高大俊朗的男孩,李应便舒展开了眉。
    那天放学回家之后,他便去查找了秦扬的资料。
    单亲家庭,不如说,他只有一个继父。
    也许正是这种环境下成长,秦扬是个标准的差生,留过一级,还有点不良,打架能手,被学校处分过许多次,好在没有严重到要退学的地步。
    也许好学生对于这种差生通常是敬而远之的,但是这些负面资料对于李应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他优秀也好顽劣也罢,李应不太看重这种表面的东西,他查找这些资料,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对那个第一个找他搭话的人有充分的瞭解。
    他是个很认真的人,对于和别人的交往亦然。
    他认为瞭解一个人,是和这个人交往的前提条件,是对自己也是对那个人的一种负责的态度。
    差生…恩…
    李应想了想,这样似乎还挺好,也许他还会经常找自己请教问题。
    李应对于今天下午教秦扬学习的这段经歷感觉很良好,对秦扬这个人也抱有着挺不错的好感。
    秦扬和一帮狐朋狗友骑着自行车准备回家,瞄到李应正坐在树下看书。
    “嘿你们先走吧!”
    说完之后便骑着车,以一个自认为很酷的刹车姿势停在了李应的面前,“李应,在学习?”
    李应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孩咧着嘴冲着自己笑,便也微微地笑了一下,“恩,秦扬。”
    “誒你知道我叫什么?!”秦扬有些惊讶,他刚开始还怕这学霸不记得自己了呢。
    “是的。”
    “嘿嘿…”秦扬摸了摸后脑勺,想也许是因为自己实在是恶名昭着了吧,连学霸都知道自己的姓名。
    “对了,秦扬,这是我给你写的一些笔记,都是关于你昨天问我的那道问题。每一个步骤都有详细的注释,我还替你做了一些延伸,以后遇到同类型的问题应该都能解决。”
    “啊?”秦扬停下车,做在了李应的身边,拿过那本笔记,翻了翻,每一页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手写字。
    虽然这本子不厚,但是也不薄啊!
    “我去…”秦扬的确是吃惊了,“这…都是你写的?”
    李应点了点头,“恩。”
    秦扬瞪着个眼,又惊讶地来来回回翻了好多遍,仔细地瞧了其中一页,真的写的很详细,虽然字多但都很有条理的样子。
    这学霸真太有心太好了一点吧!
    秦扬吸了吸鼻子,以表感动,直起腰正襟危坐起来,他重重地拍了一下李应的肩,“谢谢你啊哥们!我一定会好好看的。”他这句真没在扯淡。
    “恩,好。”李应又冲秦扬一笑,心里也挺开心。
    唔啊…
    秦扬默默讚叹,这学霸笑起来真好看,在平常就跟个面瘫似的。
    他心里倒是有些得意洋洋,想那些暗恋他的妹子们肯定看不到李应的这一面吧,谁叫你们只在内心yy他呢,还是我爽快!
    “李应,咱做个朋友吧。”
    其实差生也通常对好学生敬而远之,好在秦扬和李应一样,不是太注重外在。
    他觉得李应这人真挺不错,很想结交于他。
    “…朋友?”
    “对啊。”
    “好。”
    朋友对于李应来说是陌生的,从小到大和他说话的人都很少,更别说朋友了。
    他能清楚得感受到自己一直以来的孑然一身,但是也并没有很嚮往和别人扯上一层定义为朋友的关係,但是想到若和秦扬是朋友,心里还是有些莫名激动的。
    他觉得和秦扬能说说话,教他做题就很不错了,并没有奢望和他成为朋友。
    李应想,也许名分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还是挺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