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决意之二

    「但是大人,这样对我的父母是不是太过忘恩负义了?」
    「你说的没错,不过一切就取决于你的这儿。」带着手套的手指着浩之的左胸,续道。「雏鸟终究会离巢,孩子也会离开父母,只是时间早晚罢了。若要不忘恩负义,就看你有没有什么好方法了。」
    「好方法吗……」
    「一切都看你自己决定,别让任何人的话影响你。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孩子。」说完,伊邪那美站起身。「好了,本宫不吵你休息,这就回宫了。你好好照顾自己啊,今后有缘再见。」
    「是。谢大人,大人请慢走。」
    「大人慢走。」
    浩之及大佑低下头,送伊邪那美离开。之后两人互看了一眼,浩之一掌轻打上大佑的手臂。
    「啊!浩之,您为何打在下啊?」
    「多嘴。」
    瞪了一眼委屈地嘟着嘴的大佑,浩之扑通地倒上床铺。
    「在下就是知道您不会说,才替您说的嘛……」
    不理会还在喃喃自语的大佑,浩之背对着他抱着棉被思考。见状,大佑开口问道。
    「浩之?您要睡了吗?」
    「……嗯,帮我把火熄了吧。」
    「是,那么在下先离开了。」
    「嗯。」
    听着细微的脚步声远离,接着纸门被拉开又关上。在漆黑的房内眨眨眼,其实浩之并没有那么早睡,但他想一个人静静,好好思考刚才伊邪那美说的话及"好想法"。蜷起身子,浩之直望着前方发愣。
    「梁大人睡了吗?」
    圆都正要前往浩之的房间,途中就遇见正往议事殿走去的大佑。
    「嗯,今天毘沙门天大人说了一些话,听得他挺心烦的,虽然之后伊邪那美大人说了一些话开解他,但他似乎还是挺鬱闷的。」
    「这样啊……」
    「当家呢?还是没有想来看浩之的意思?」
    「当家他不是不想来,而是不敢来。」
    圆都叹气后摇摇头,大佑则不解地皱起眉。
    「不敢来?这是什么意思?」
    「应该也是因为毘沙门天大人说了些什么吧,当家现在觉得与其让浩之烦恼、为难,不如由自己做决定──他决定要放开浩之,让他回去。」
    「什么!?当家的意思……是要浩之忘了所有的事,回去后依旧各自过各自的生活,从此不相干吗?」
    「……嗯。」
    无奈地点点头,圆都早猜到大佑听到会很激动,他伸手拍拍大佑的间安抚他。
    「你冷静点,这是他们两的事,我们不能插手。」
    「什么不能插手?难道你愿意看他们两个就这样分开吗?明明知道他们互相喜欢?」
    面对大佑的问题,圆都只低下头,没有回话。
    「圆都哥,你说话啊!」
    大佑急得跳脚,但圆都只有叹气。
    「我也不愿意看他们两就这么分开,但是,你也知道当家的个性,一旦决定了就没有转圜的馀地,就算我们俩再多说什么也没用啊。」
    「可是……──」
    「你们都别再说了。」
    突然有道声音打断两人,一齐往浩之房间的方向看去,两人顿时都睁大了眼,大佑更倒抽了一口气,怯怯地开口问道。
    「浩、浩之……您不是睡了吗?」
    只见浩之站在不远处看着两人,眼底有些许错愕,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我只是想静一静,但实在没有任何头绪,所以才出来走走。」
    「刚才的话,您、您都听见了吗?」
    「……嗯。」
    大佑与圆都互看一眼,心里暗叫不妙。糟糕,原本他们是不打算让浩之知道这件事的,毕竟他明天就要离开,让他不知情地离开也比较好。但是,却不小心让他听见了……两人各自在心里思索着该怎么圆场,而这时浩之淡淡地开口了。
    「你们说的,都是真的吗?」
    「呃,这……」
    「你们不用怕伤到我,就直说吧。」
    「浩之,您先听我们说,当家他──」
    「对,都是真的。」
    话还没说完,又有一道声音打断大佑。
    三人齐循声往议事殿的方向看去──鞍马站在不远处,冰冷无情地看着这一方。
    好吧,这下可好,他们两打的如意算盘全被打乱了,连算盘都被丢了!两人来回看着相视无语的鞍马及浩之,气氛糟到了极点,这让他们恨不得想赶快离开,却又不能放这两个人不管。
    半响,正当大佑与圆都正想脚底抹油偷溜时,浩之开口了。
    「……你要我忘记所有事,回去过我自己的生活吗?」
    「对,与其冒着生命危险跟着我,你还是回去安静地过你原本的生活会比较好。」
    「那你呢?你会变得怎么样?」
    「我不会改变,我也会继续当好我的神明,做好我的职责。」
    「你确定你再也不会因为失去明慧而憔悴?」
    「是,我确定。」
    「你确定你再也不会因为思念明慧而找寻他转世的身影?」
    「是,我确定。」
    「那你确定我也不会因为想念你而做恶梦?」
    「是,我确定。」
    「你真的确定……你确定我不会因为想你而难过吗?」
    眼见浩之眼眶发红,泪水全堆积在眼底,甚至开始哽咽,大佑及圆都两人看在眼里、听在耳里都觉得心疼,更别提另一头的鞍马。但是,鞍马的表情不见任何变化,只有眉头微皱。
    「……是,我确定。」
    一滴泪应声掉落,接着一连串的水珠跟着掉落,但浩之也没有伸手抹去,反而勾起猖狂的笑。
    「呵,是吗?我明白了。」
    说完,浩之转头就走,而夹在两人中间的大佑及圆都相视一眼,默契十足地一人负责一个,大佑去追浩之,圆都则走近鞍马。
    看着鞍马冰冷的表情,圆都知道其实他心里也很心疼浩之,因为鞍马那揹在后头的手握紧了拳,透露出他正忍着不去追浩之。做了鞍马多年的手下,而事实上两人的年纪也相近,圆都可说是陪着鞍马长大的,对方的这点心思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这样真的好吗?」
    「……」鞍马仍望着浩之离去的方向,紧抿着薄唇。
    看自家当家这么难受的模样,手下心底自然也难受。圆都无奈地摇摇头。
    「既然会心疼,您方才何必说那些话呢。」
    「……」
    「您不说,在下也知道您想说什么。『逼不得已』、『为了他好』,对吗?当家,恕在下说几句──您这次的决定,在下并不认同。」接着,圆都向鞍马低头作揖,续道。「在下就此告退,请当家您也尽早休息。」说完也没有等鞍马回应,逕自离开。
    鞍马站在原地,一直听到圆都的脚步声走远才深叹一口气,懊恼地皱眉并低下头。
    他当然知道这么做不对,或许这真的是最糟糕的做法。但是,他不希望浩之为了他捨弃重要的人事物,也不希望浩之为难,所以这样就好,即使让他自己当坏人也无所谓,这样就好。
    他垂下肩,方才浩之那伤心欲绝的脸庞烙印在眼底,他又叹了一口气。
    「浩之……浩之!」
    大佑想追上走得极快的浩之,但当他追上时浩之已经唰地一声拉上了门。
    「浩之?」
    「抱歉,大佑,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故作镇定却止不住颤抖的声音从里头闷闷地传来,大佑没有勉强浩之的意思,于是没有打开门。
    「好吧,那如果您需要在下请唤一声,在下就在外头──」
    「不用了,你也去休息吧。晚安。」
    大佑张张嘴还想说些什么,但浩之感觉不会想听,所以他也就没有说出口,顺从地应了声。
    「……是,晚安。」
    门内的浩之听着大佑的脚步声渐远,一直到完全没有听见脚步声,他这才无力地跌坐在地,泣不成声。结果到头来,那么烦恼的自己是笨蛋!想要让他幸福的自己是笨蛋!那么认真喜欢上鞍马的自己是笨蛋!浩之趴在门上放声大哭,在这寂静的夜里更显得悲伤寂寞。
    (续)
    近期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