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残像之七

    「呜哇──是真的祭典耶!」
    在神社前的小街道上摆满一摊摊小贩,吆喝声此起彼落,穿着各式浴衣的男男女女佔满了整个街道,在入夜就相当寂静的京都显得热闹无比。
    浩之一行人跟着人群往前走,各式各样的摊贩让喜欢热闹的浩之双眼发亮,眼底写着兴奋。
    「啊!有卖炒麵耶!」浩之惊呼。
    「咦?章鱼烧好多人唷!」大佑哀叹。
    「「捞金鱼!」」
    看着一人一天狗手拉着手地往摊贩跑去,跟在后头的鞍马及圆都开始感到有点头痛。那两个的精力像是用不完似的,看到有兴趣的摊子就在人群里面乱跑乱闯,也不想想跟在后头的人可是紧张的要命。所以这一次当他们两捞完金鱼后,鞍马和圆都默契十足地各拉住一个。
    「嗯?」
    圆都直接伸手搂过大佑的腰。
    「别再乱跑了。」
    「但是我还想去玩……」
    「我们慢慢走,慢慢玩,不赶时间。」
    「是……」
    而前头的鞍马牵起浩之的手腕,将他拉靠近自己。
    「咦?天下,怎么了吗?」
    「人多,别乱跑。」
    「噢……好。」外加满脸通红。
    两隻放韁的野马重新被绑上韁绳,安分地跟在鞍马及圆都身旁。途中,浩之看到苹果糖的摊贩,晃了晃手吸引鞍马的注意力。
    「天下,我想吃看看那个。」
    顺着浩之所指的方向看去,一颗颗插在竹籤上红通通的苹果包裹上晶莹剔透的糖,有大有小的看起来可爱极了。他点点头。
    「好。你想吃大的还是小的?」
    「嗯……小的好了。」
    两人走到摊贩前,鞍马与老闆说了几句,一支裹了糖的小苹果就递到了鞍马手里。
    「来。」
    「谢谢。」
    浩之迫不及待地马上吃了起来。又甜又脆的糖衣加上苹果的清香甜蜜,第一次尝到的甜蜜滋味让浩之幸福地瞇起了眼。不过,这苹果糖就像是糖葫芦,只是换成苹果就有不同的感觉与味道,真是不可思议。浩之心情非常好地边吃着边踢着步伐,被鞍马牵着的手晃啊摆的,孩子气十足的模样让鞍马笑了。
    「好吃吗?」
    「嗯!你也要吃吃看吗?」
    浩之将苹果糖递到鞍马嘴边,这个没有任何心思的举动却让鞍马的心跳愣了一拍。看着浩之的晶亮大眼,鞍马轻勾起笑后凑上去,在缺口旁咬下一口。
    「嗯,确实好吃。」
    「呵呵!」
    前头的两人开心地继续向前走去,但后头的两人却张大了嘴,呆愣在原地。
    这什么青春浪漫爱情剧的情节?浩之也就算了,他们家当家竟然会演出这种剧码?而且平常因为有口水并而绝对不可能与别人共食的鞍马,竟然还吃了浩之咬过的地方……人说「爱情是伟大的」,今天真是大开眼界了。对看一眼,知道对方所想的跟自己一样,圆都与大佑勉强地抿抿嘴,赶紧跟上。
    接着,浩之又好奇地站在面具摊前。一眼看过去,在各式面具中,浩之立刻选了一个。
    「请给我那一个!」
    「好的,没问题。」
    站在他身旁的鞍马好笑地看着浩之接过面具,立刻戴上。
    「这样我也跟你们一样,是天狗了!」
    好笑地看着浩之带着大红色的长鼻子天狗面具,鞍马配合地点点头。
    「那只要你戴上面具,就是我们鞍马家的人了。」
    「可是我不会飞,你能让我有法力吗?」
    「这我没办法……但九尾就让给你好了。」
    「哎,哪有人那么轻易就把自己的宠物给人的?真没良心。」边说边轻打了下鞍马的胸口。
    「就算给了你,你也随时都在我身旁,要的话随时都能再见到牠啊。」
    似是无心之言,但浩之那在面具下的脸瞬间满脸通红,愣地看着鞍马,几秒后才再度开口。
    「你、你怎么知道我一定在你身旁?」边说,边羞地别开脸。
    「因为就算你不想,我也会──」
    鞍马突然止住了嘴,呆愣地看着戴着面具的浩之。后者也因为没听见下文而抬头看着鞍马。
    他想起不同时间下发生的相同场景及同样的对话,但那时站在他眼前的人是明慧,而如今是……
    明慧的转世。
    鞍马抿抿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伸手抚着浩之那刚好高及他胸口的头,微笑着轻声道。
    「天机不可洩漏,有些事神明就是知道。」
    疑惑地歪着头,浩之想知道鞍马刚才说一半的话是什么,但又疑惑鞍马怎么突然这么说。不过,因为鞍马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沉重,浩之隐隐约约猜得到是怎么回事,面具底下的嘴角垂了下来。
    是想到明慧了吧?但浩之也不讲明,乾笑了几声。
    「好吧,那……就等着看囉。」
    说完,浩之将面具拿下,不等鞍马回神就逕自往前走,而鞍马依旧跟了上去。此时,街道中响起广播声。
    『欢迎各位来到夏日祭典,非常感谢大家一同共襄盛举。本次祭典的高潮──烟火秀即将在五分鐘后开始,请各位聚集至河堤边观赏,谢谢。再重复一次……』
    烟火就要开始了,浩之却开心不起来。身旁的鞍马不知道有没有注意到这点,只静静地站在他身旁,一句话都没有说。最后是大佑凑到浩之身旁,兴奋地问道。
    「浩之,我们去看烟火吧。」
    「嗯。」
    「在下知道有个隐密的地点,可以看得很清楚。走吧。」
    浩之被大佑拉着走,鞍马及圆都也跟在身后。一行人穿过人群,离开了祭典主要的街道,爬上附近的小山,来到了某间老旧荒废的小神社。
    「大佑,这里是?」浩之环顾四周后问道。
    「这里是许久以前就荒废的神社。是在下小时候来参加祭典时意外发现的地点,距离河边其实不远,烟火可以看的很清楚喔。」
    「我怎么没听你说过?」圆都似乎有点不满加哀怨。
    「因为我们不参加小祭典的啊。」
    因为他们都活了几千年,也看过许多祭典,渐渐地只去大祭典凑热闹,小祭典就没记在心底。
    「是这么说没错啦……」但总觉得心底有点酸有点恨,圆都边碎碎念边心想。
    四人坐在神社的缘廊上,底下的河边传来倒数声,倒数至一时随着"咻──碰"地一声,所有人齐声向天喊着「玉屋(tamaya)──」,其中当然包含浩之及大佑。繽纷七彩的烟火在空中绽放,无论是一朵绽放还是百花齐开,每一朵都引来极大的欢呼,光芒照亮天空,也照亮了周围的每一处。不过,坐在浩之身旁的鞍马却无心于欣赏烟火,反而望向浩之那被烟火照亮的侧脸,心烦意乱。
    他知道将浩之当作明慧,因此对浩之动心的话很自私,对浩之相当不公平。但是,他阻止不了这份感觉蔓延,他阻止不了突然加快的心跳,他更没办法消去心头那股衝动。如果说神真的是万能的,那么这点小事应该难不倒鞍马,但他偏偏并非万能,无法阻止自己继续走错路。
    是啊,既然知道这么做是错的,这么做会伤害到浩之,那他当初为什么还要见他呢?鞍马半垂下眼帘,思索许久,就连浩之望着他的眼神都没察觉。
    人会走错路,神也会误算。但是,动了情的心又该怎么办呢?
    一朵朵烟火绽放后瞬间消逝,美丽却遗憾。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