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毘沙门天之六

    这时,一个安稳落地,圆都出现在走廊旁的空地,见大佑的表情有些痛苦,眉头一紧,赶紧走过去。
    「大佑!」
    「圆都哥……」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圆都会出现,不过,浩之见圆都担心地搂过表情痛苦的大佑,默默地决定不开口说话。
    「发生了什么事?」
    「刚刚,见到了……毘沙门天大人……」
    糟了。
    圆都看向一旁的浩之,思绪转了几圈。在心底做出决定,他看向大佑。
    「大佑,不要紧吗?」
    「嗯,好多了。」
    大佑已缓过气,不再咳嗽,只是脸色有点苍白。
    「你还是把梁大人带回房吧,你们俩先去休息,一会儿我会让人送晚饭过去。」
    「好。」
    说完,圆都朝屋簷外纵身一跃,幻化成乌鸦飞上天,大佑则听命地领着浩之回房。
    当圆都回到议事殿时,依然只有鞍马一人坐在主位上等着。他走进殿内,在鞍马的耳边轻语。
    「当家,方才大佑带着梁大人回房时,不经意……与毘沙门天大人碰了面。」
    「什么!?大佑为何没有及时带着他离开?」
    「回当家,当时已经与毘沙门天大人对上眼,当大佑想开口阻止梁大人与那位大人说话时被施予了口缚术,无法开口说话。」
    紧皱着剑眉,鞍马满脸怒气,更气得往凭肘上怒打了一掌。
    「真是麻烦……」
    「你在说谁啊?鞍马,谁让你如此火大了?」
    罪魁祸首悠悠哉哉地走进议事殿,鞍马立刻狠瞪过去。
    「还有谁?你觉得呢?」
    「呵呵,你说的麻烦要是本神的话,本神会很伤心的啊,鞍马。」
    笑盈盈地坐上一旁的位子,毘沙门天不管己事地啜了口茶。而黑发男子站在毘沙门天的后方,朝圆都扬起一笑。
    哼,用力撇过头去,也站在自家主人身后的圆都也气得不想理这两人。
    「伤心也不是一两次的了,每每都只会给我添麻烦!」
    「可没有啊,方才本神只是去逛逛罢了。」
    「你当这儿是你的宫殿吗?要路过他人地盘还得问问地主呢!」
    「哎,之前本神在鞍马主殿胡乱间逛你都无所谓了,怎么在小宫殿逛逛就发火了?」毘沙门天的眼转了几圈,勾起邪笑,续道。「难不成……这宫里藏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一个利眼扫过,虽然生气,但鞍马为了浩之,还是暂时将怒火压下。
    「满嘴胡说。说,今日来访,所为何事?」
    「没什么,只是觉得无聊,想来找你玩玩啊。不过,你今日倒是拋下本神,自个儿游玩去了。本神可在这儿等了好久啊。」
    「不请自来的人没资格抱怨。」鞍马白了毘沙门天一眼。
    「是说,本神方才遇见了大佑呢!还有一个可爱的"小傢伙"。」
    最后的三个字放慢了速度,刻意说得一清二楚,似乎就怕鞍马听不清楚。而鞍马瞪了他一眼,回道。
    「我这儿可没养什么宠物。」
    「谁说是宠物了?我说的是你的人类朋友啊,鞍马。」
    「……」
    见鞍马沉下脸并沉默不语,毘沙门天收起笑,正色道。
    「那人看起来,还真像明慧夫人呢,鞍马。」
    「……你也知道他是人类,所以不可能是明慧。」
    「天狗投胎后也能转生为万物,只要是神明都知道这转生的概念。」
    「看来是变聪明了啊。」
    「呵,本神的脑筋本来就好的很。而且,本神和你是什么交情?相识几千年了,这种事不用想也知道。」
    鞍马别过头去,不想回应。
    是啊,自从天狗降为隐位神明,歷任总家主就一直为其他神明做事。其中,毘沙门天与天狗的交情是最好的,因为身为武神的毘沙门天有时需要以"非常手段"回应信徒的期望,赢取战争。
    「听说这几百年来,你与伊邪那美大人有联系,正是为了找他吧?」
    「……你怎么知道?」
    「呵呵,你也知道当一名有地位的大神也很困难,总有必要与其他神明交流连系。」
    思绪一转,鞍马猜到了毘沙门天的答案。
    「是伊邪那岐大人?」
    「是,那位大人近日曾到访本神的宫殿,但只提起有神明与伊邪那美大人有联系一事,其他隻字未提。」
    「他是希望拉拢你这武神吧……」
    「本神也是这么想,但本神可不希望对手是你。」
    对于毘沙门天的话,鞍马只皱着眉,许久后才吐出一句话。
    「你要与伊邪那岐大人说那个人类的存在吗?」
    「你觉得呢?本神会做这种事吗?」
    不会,因为对武人来说,义气最为重要。鞍马心想,随后叹了口气。
    「我不会要求你为此与那岐大人为敌,只是……我不想让任何人伤害他。」
    「那么你呢?天狗族呢?」
    鞍马惊讶地看向毘沙门天。
    「被捲入两位伊邪大人间的战争可不能以协议解决。你早做好觉悟了?」
    「对。」
    「为了那个人类值得吗?」
    「事已至此,这个问题已毫无意义。你呢?如今还来到我这儿,你不怕也被捲入战争吗?」
    「你在说什么傻话?」
    狐疑地看着毘沙门天,鞍马对他的话感到不解。
    「本神是武神毘沙门天,最期望的就是发生战争,如果是与好友站在同一阵线,那就更好了。」
    言下之意是:我支持你。鞍马顿时松了口气。
    「这可不是普通战争,是两界大神的战争啊。」
    「你觉得本神会怕吗?如果是,那么你就是瞧不起本神了。」
    两人互看了眼,轻笑了声。
    不过,鞍马续道。
    「不过,方才你对大佑施行口缚术一事,我可饶不了你啊。」
    「呵呵,本神跟他玩玩罢了。」
    「谁的下属不玩,你玩我的下属?才几百年不见,你又想挨揍了?」
    虽然是武神,但似乎还是会怕漫天飞舞的乌鸦及天狗总家主。
    「别这么说嘛!就当作保密的代价……可以吧?」
    「哼,再有下回我绝饶不了你。」
    「朋友一场,何必这么计较呢……真是。」
    不想听毘沙门天继续咕噥些什么,鞍马挥挥手,开口赶人。
    「人见到了,时候也不早了,快走吧。」
    「久久才见一次面,你不陪本神下下棋?」
    「下回吧!今日累了。」
    「唉,正所谓重色轻友啊。」
    不理会毘沙门天的白眼,鞍马朝圆都摆摆手,示意他开门送客。而早恨不得送这两人离开的圆都立刻应声,将议事殿的门大开。
    「二位大人请!」
    有些不情愿的毘沙门天与属下凉慢慢拖着脚步到门口,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但鞍马再度开口。
    「回去吧,下次再去你那下棋。」
    一听,毘沙门天便笑了。
    「好!一言为定!」
    两人离开议事殿,走到庭院内后一个转身,两道黑影便凭空消失了。
    而天上焦躁不安的乌鸦们,这也才恢復了寧静。
    (续)
    后天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