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我偏要勉强

    陶其飞召开了第一届情敌扩大化会议。
    “宁叔叔,你精学术,学校里那个你负责,李叔叔,你办法多,邻居你负责,齐叔叔,你影响力大,你去消灭那个宋,宋什么。”
    被委以重任的三人对视一眼,宁叔叔问道:“那你呢?”
    “我?我在这等着你们胜利的消息啊。”端的是比领导还领导。
    齐叔叔说:“虽然我老住办公室,但,我也好歹知道,追女孩你得自己上阵啊,你消灭情敌消灭到什么时候去。”
    “谁要追她!我要报仇!”陶其飞咬牙切齿,“殷素素果然没有说错,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
    三人相互对视不出声重复道:“漂亮。”
    陶其飞补充道:“当然我不是说她漂亮啊。”
    三人附和道:“啊对对对。”
    宁叔叔斟词酌句:“我冒昧问一句,陶夫人怀着你的时候,有没有,嗯,就是说,出现一些小小的事故,小磕小碰之类的,或者,吃错什么东西?”
    李叔叔也问:“你出生那天,医院里乱不乱,是不是生孩子的特别多?”
    齐叔叔人厚道,皱着眉头沉思没有说话。
    陶其飞又不傻:“我妈孕期没有出过意外,也没有抱错孩子,你们要是编排我妈我就告诉我爸。”
    两人忙道歉。
    还是齐叔叔:“小飞啊,追女生,不是,报仇,还是得自己来,哪怕笨一点,慢一点,或者做错一点,首先你要自己去享受那个过程,再一个让女孩子感受到你的诚意,不是,恨意,外人,帮不上什么忙的。”
    陶其飞沉思道:“你说的没错,我要亲手来,我要让她哭着求我。”
    陶其飞自认为三人不值一提,马上就能被他斩于马下,第一战是学校那个送情书的男同学。
    主任找到陈桦:“你猜怎么着!有空缺了!明天来办手续马上开课!”
    陈桦莫名其妙。
    “愣着干嘛啊!收拾东西啊!”
    陈桦摇身一变成了老师,男同学只能又在女宿舍外面哭了一场。
    赢了。
    第二战是邻居家的儿子。
    陈母奇怪道:“不年不节的,你怎么来了。”慌忙擦手接过陶其飞手里的礼物。
    陶其飞道:“还有二十天就是重阳了。”
    陈母莫名其妙,她正准备下去换煤气罐,便说:“你坐一坐,我下去换上煤气罐马上上来。”
    陶其飞刚要坐下心念一动,脱了西装跟在陈母后面下了楼,下去的时候煤气罐是空的,陈母自己拎了下去,上来的时候煤气罐很重,陶其飞等老板过了称一把拎了起来,他哪干过这种活,发力不对马上闪了腰,但愣是咬着牙扛上了四楼,头上疼出了细密的汗。
    放下煤气罐陈母看他站姿不对,这才一拍大腿:“你看你这孩子,是不是闪了腰啊!”
    他是来耀武耀威的,结果把衬衫拉上去腰带解开趴在沙发上惨兮兮地拔罐,罐头瓶子不够,陈母说:“你等着我去对面借俩。”
    对面邻居也跟着陈母走了进来,看着陈桦家里有个衣衫不整的大男人,大惊小怪问是谁。
    陈母表情不自然起来:“小桦的同学。”
    陶其飞身残志坚,颤抖着伸长了胳膊去摸他的西服,找出这辈子第二张名片递给邻居,抑扬顿挫道:“对,同班同学。”一个规律,男女暧昧不清还没过明路便爱用同学遮掩。
    邻居看着名片上金光闪闪的头衔,又看了看衣衫不整趴在陈家沙发上的陶其飞,回去让她儿子死心去了。
    歪打正着,也算赢了。
    最难解决的是宋思凯,陈桦待他明显与别人不同,陶其飞准备用绝招。
    他托严伟芳请俩人吃饭,陈桦不明所以带着宋思凯来了,看到陶其飞她慌乱了一会儿又镇定下来,心想大约是严伟芳终于得手了,便坦然坐了下来。
    严伟芳也开心呢,他们俩一对我们俩一对,给陶其飞布菜倒水不亦乐乎。
    宋思凯照顾陈桦,便调侃道:“你们俩怎么跟别人反过来,你男朋友都不照顾女同志嘛。”
    陈桦怕宋思凯说错话得罪陶其飞,便打圆场道:“他以前就这样的,别管他。”
    “对,”陶其飞接话道,“我们俩谈恋爱的时候多亏了你照顾我。”
    陈桦失手差点打了杯子。
    严伟芳还乐呵呵:“假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陶其飞淡然道:“你就是不知道,是真的,陈桦还在我们家住过呢。”他夹了个花生拋到自己嘴里。
    严伟芳愣住。
    陈桦手直哆嗦便放下了筷子。
    宋思凯皱起了眉头,严肃道:“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你在公众场合这么说就太不尊重人了,陈桦,我们走。”说完站了起来。
    陶其飞一摔筷子也跟着站了起来。
    宋思凯毫不胆怯:“你这是要打架?”
    陈桦慌忙拦住他,眼里噙着泪挡着宋思凯往上冲,在他耳边颤抖着声音说:“别别别,他是他是陶景湖的儿子。”
    宋思凯愣住。
    陶其飞露出了胜利者的微笑,但是陈桦愤恨地回头看了他一眼,那分明是她曾经看她父亲的眼神,他心中一凉,不对,他输了。
    陈桦和宋思凯走后,严伟芳也拿起包失望道:“你太过分了。”然后走了出去。
    陶其飞看着桌子上一片狼藉,第一次后悔,如果他没有说那些话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