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侠客行

    陶其飞是家里的小乖乖,陶父霸道陶母粗心,他姐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学习好主意大,大学毕业竟然要出国。
    “爸爸会打死你的。”陶其飞担忧地说。
    姐姐答非所问:“人不能只享受权力不履行义务,尤其是特权,反噬起来可能会要人命的,我要离开这,从这个圈子里跳出去,能去国外就去国外,不能去国外就去远一点的城市,你现在是顺风顺水坐享其成,可要是有一天,爸爸不能保护你了呢,你要怎么办?”
    陶其飞没想过这么多,中国的儿子,或者说男权社会下所有男孩子的通病,他们自认家族和他们是密不可分的,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不过陶其飞还是决定站在姐姐这边,为了避免姐姐被打死就去求他们的妈妈。
    陶母三十岁了才生了两个孩子,陶父不在家,她自己带着俩孩子难免有些娇纵,孩子七八岁难管,她就等陶父回来告诉他,然后关门去遛弯,等她回来陶父就能还她两个乖乖的孩子,其实两个孩子只是挨揍了,大人都忙,谁有功夫好好教育,打孩子效果又好又快,哪怕高材生管孩子也不能免俗,只不过妈妈还是要心软一些,小时候他们上了学,姐姐功课好,可陶其飞功课要差一点,晚上忐忑地拎着试卷回家。
    陶父看完成绩单一脚就踹了上去:“我让你在学校念书你就念了个这个?”打了骂了不算完还要罚站。
    陶母心疼孩子劝他去睡觉。
    “我还要站两个小时。”小小的陶其飞可怜巴巴。
    “去睡吧,我来解决。”陶母去了卧室,不知夫妻俩说了什么,但事情就解决了。
    久而久之,他们也知道出事求陶母是有用的,闯了祸总是先来找陶母。
    “儿女都是冤孽。”陶母扶额叹道。
    “你帮帮忙吧。”陶其飞哀求道。
    姐姐坐沙发上不动声色,陶母看着她摇头:“我帮不上你,你爸爸是个老愤青了,背地里对我们那些出国的同学一直颇有微词,这事我劝不了他。”
    陶其飞缠着陶母道:“你帮忙说说话嘛,她只是出国学习又不是不回来了。”姐姐的小应声虫不停劝说。
    “你把这些话跟你爸爸说,别跟我说。”
    这事在饭桌上果然让陶父拍了桌子。
    “不行!中国的教育资源培养的人才去给外国人服务,别人我管不了,我们家的人不能出国。”
    “不是服务,是出国学习。”姐姐一声不吭,陶其飞讨好道。
    “在国内钻研一样,中国不比他们差。”陶父说。
    “那为什么专业文献都是拉丁文或者英文写的呢?”姐姐冷淡道。
    这话愤青怎么听得了,陶父火冒三丈。
    “回房去,都回房!”陶母对孩子喝道,到底看不下去帮了忙,拉着陶父回了房慢慢劝说。
    第二天早上起床,陶母丢给孩子们一个胸有成竹的眼神,果然陶父在早饭桌上说。
    “出国学习可以,但是不要忘了自己是个中国人,学了一身本领还是要回国效力。”
    姐姐执拗一声不吭,因为她不能保证以后的事情。
    “你一定能做到的对吧,”陶母用威胁的眼神看她,“对吧!”
    “对对对!”陶其飞赶紧替姐姐打包票。
    母亲总是心软的,陶母把女儿送出国以后一直闷闷不乐,她摸着陈桦的手说:“唉,小跃出国了,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还好有你时常来我们家。”
    陈桦有口难言,她是来道歉的,陶其飞不配合,所以她自己上门打算说两个人已经分手了,可陶母红着眼眶看着她,这让她说不出口了,她想起了自己的妈妈。
    她长舒口气,郑重道:“阿姨我会的,我会常来的。”
    等陶母开心起来,她又一次去陶家,这次只有陶父在。
    她忐忑道:“叔叔,我想专心学习,不,不打算谈恋爱了。”
    “哦,他怎么得罪你了呀?”陶父笑容可掬和蔼地问。
    “不是的,他没有得罪我。”
    “他一定得罪你了,你放心,你没有父亲,受了欺负告诉叔叔,叔叔来替你管教他。”他说完脸色骤变长腿一扫,旁边的陶其飞就猝不及防被踹了个跟头,陶其飞边爬边叫妈,可陶母没在家,陶父起身要接着揍他。
    “叔叔!你别打他了!”陈桦赶紧拦着。
    陶父又变脸,和善问:“那你原谅他了?”
    “原谅了原谅了。”陈桦欲哭无泪。
    分手遥遥无期,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陶其飞开始真假不分了,他在心里真把陈桦当了他的女朋友,可他是不会做人男朋友的,人家的男朋友会帮女朋友打水占座买饭,他统统没有这个自觉,只有一样,他趁家里没人,含羞带怯地拉着陈桦的手。
    “你干嘛?”
    他闭着眼睛去亲陈桦。
    第一次靠的是一腔孤勇,因为不了解所以无所谓,现在她知道怕了,想起身体被撑开的感觉头皮发炸腰背发酸,于是她缩着脖子躲起来。
    陶其飞却不容分说抱住了她的腰,年轻人情难自制,勃起的性器就抵在她的大腿上。
    “你家里人……”陈桦低声提醒。
    “你放心,我很快的。”陶其飞也用同样的音量蛊惑道,上次他进去哆嗦了两下就射了,处男是受不了这种刺激的。
    大白天卧室里拉着窗帘,屋里乱糟糟的,陶其飞跪在床上抱着陈桦的腿一边动一边给自己鼓劲,他满头都是汗,瞪着眼睛十分的亢奋,奇怪的是这次时间很长,他满意地提上裤子就听见了门响。
    吃饭的时候大人看出了端倪,小情侣一个低头不敢看对方,一个眼神痴痴跟着对方走,陶家父母对视一眼,一个挑眉一个难以置信,但什么都没说,只在一个晚上,陶父敲开陶其飞的门,陶其飞大学都快毕业了,还是下意识慌乱地把小说塞到枕头底下。
    陶父对他的动作视而不见,倒背着手溜达到他的书桌前从口袋里拿出一个盒子放上去,扔下句:“别闯祸啊。”就又倒背着手走了。
    两下里过了明路,看上去只等着毕业结婚了,好家庭的孩子一般都早婚,可陈桦在快毕业的时候忐忑提出,她也要出国念书。
    “这……”陶父住了嘴,虽说心中不满但毕竟是别人家的孩子,轮不到他置喙。
    陶其飞直接表达不满:“你要是出国我们就分手。”
    “啊?”陈桦心想我们谈过恋爱吗,不是骗大人的吗?
    陶其飞看她不为所动便退了一步:“好吧好吧,念完书就回来。”
    “当然回来了,我妈还在北京呢。”
    陶其飞听她只字不提自己又生气了,生气归生气,他给姐姐打电话拜托她照顾陈桦,于是两个女孩子在美国接上了头,然而陈桦去了美国拜托陶家姐姐的第一件事是请她给陶家打电话,说她变心了。
    于跃拿着电话还在迟疑,她很喜欢陈桦,便不冷不淡道:“你是一点都不打算给自己留后路啊。”
    陈桦轻轻道:“齐大非偶,我家里的情况你也知道,我父亲,当年就是村里书记的儿子。”她这才道出心里的症结,假装谈恋爱也好,哪怕上床哄哄他也没事,但是,结婚,是不可能的,她害怕这些靠父荫的公子哥,哪怕她明确地知道陶其飞是好人,但他身上那种天真和随心所欲时不时刺痛她,让她想起她的父亲。
    于跃翻了个白眼:“对,我爸以后也是书记呢。”
    “真的对不起。”陈桦很抱歉。
    于跃拿着电话拨了过去,电话那边是陶父,她说道:“爸,麻烦你通知一下小飞,他被陈桦甩了,对,她在这边谈了个男朋友,185的个头,是个博士,成熟稳重博学多才,从来不看武侠小说。”她照着陶其飞的反义词说。
    那边不知说了什么挂了电话。
    “怎么样?”陈桦忐忑问道。
    “我爸同意了,你安心念书吧。”一码归一码,她又提出邀约,“哎,明天有留学生演讲,咱们一起去吧。”异国他乡总算是个熟人,不至于为个傻弟弟就离了心。
    “好啊。”陈桦欣然答应,远离故土和美国开放的风气好像是能让人自私起来,她们俩把家庭扔在脑后,且自逍遥没人理,哪管国内天昏地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