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春梦(H)

    达咩......雅蠛蝶.......啊啊......啊啊......达咩唷”
    AV里的岛国女优咿咿呀呀地欲拒还迎,嘴上说不要,双臂却紧紧搂住在他身上驰骋的男优,又贱又淫荡。
    根本,就和那个女孩一样......
    浮想联翩,画面上女优的面容似乎幻化为林楚晴,而画面上的男优,也变为了他。
    屏幕上,他压着楚晴,一边吮吸着她的白嫩的乳肉,灵活的舌头卷着她的乳尖用力舔弄,留下深红色的吻痕,一边大力挺入贯穿她。
    他的肉棒又大又长又粗,足足有20cm
    而女孩则恰恰相反,小穴又紧又小,好不容易挺进去一半,她就被插得快死了。
    ”啊......呜呜呜呜.......难受......呀呀呀呀呀.......啊啊啊啊啊啊!“
    紧致的穴肉用尽全力包裹住巨大硬挺,肉棒上交错盘满的狰狞青筋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抚慰。
    快慰舒爽蔓延到全身上下,秦晏廷压抑不住原始的兽性,用力一挺腰,剩下的部分一次过全部插入,女孩子的子宫口在没有任何防备下被狠狠破开,痛得她忍不住眼角泛泪,嘴角也爽得口水直流。
    他又何尝不是,在痛和快慰之间不断切换,骚逼快把他夹断了!
    “骚货,小骚货,夹那么用力,夹断了你去哪里找大鸡巴?嗯?!”
    大手掐着她的圆润娇俏的下巴,一边说着骚话,想让她别夹了,太爽了。
    他快要到了,快要活生生死在她身上了,这个小妖精.......
    就在画面上男优冲刺的瞬间,握着肉棒的手指也同时用力,达到了从没有过的高潮顶峰,精液比以往的自渎更浓更多。
    当天高潮过后,楚晴就几乎隔三差五地出现在他的梦中
    他几乎做过各种春梦,用各种不同的姿势,不同的方式占有她,而每次都因为男女力量的悬殊,楚晴被迫屈服在他的身下,哭哭唧唧地被他狠狠插入小穴。
    甚至.......挺入温暖湿润的小嘴,每次都爽得欲仙欲死,想深点,再深点.....
    他很享受这种在床上折磨她的快感。
    而每每到快要释放的瞬间,他又隐约听到父亲对于他的道德谴责:“这个是你妹妹,就算只是养女,你也不能碰她!”
    这句话好比一条捆仙索,把爽得飞天的他活生生从半空不留情面地拽了下来......
    在春梦中惊醒,人是半迷糊半清醒的状态,脑子好像被灌了浆糊,但是他的小兄弟可是非常精神,昂首挺胸展示着少年的渴望。
    嗯...怎么不算欲求不满呢?
    梦里就算再美好,也是虚幻一场,醒来后他甚至对自己嗤之以鼻,恍惚他秦晏廷就是个只会意淫的孬种,意淫的还是自己无比讨厌的妹妹,突然闯进家里的不速之客。
    这个妹妹长得倒是和他过世的母亲有三分相像,他更一度怀疑,父亲当年在孤儿院收养她,就是为了等她长大,然后用她满足自己的一己私欲,她到底是可怜还是可恨?
    秦晏廷甚至想象过有一天她可能被父亲压在床上肏干,还像AV女优那样满脸媚态,淫声浪语,他就气不打一出来。
    嫉妒的火焰熊熊燃烧,甚至当时就想趁着醋意冲入她房间先下手为强。
    或许是就地强奸一顿,在她的身体上留下各种专属于自己的印记,又或是捉她去纹身,让她在看得到的皮肤,都纹下秦晏廷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