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文艺学院-班长之争

    文艺学院-音乐艺术科a班
    「今天会有两位转学生转来,会请她们自我介绍一下。」
    「老师好」,门外的嘉怡、子瑄打了声招呼。
    「进来吧!这两位是刚刚跟大家提过的新同学,大家掌声欢迎。」
    此时,掌声此起彼落,嘉怡与子瑄在一旁等候。
    「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是你们的班导,我叫苏慕茜。」
    「老师好」,嘉怡、子瑄开口问好。
    苏慕茜:「嗯,你们好,很高兴你们的加入,那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你们吧!」
    嘉怡率先走上来,自我介绍说:「大家好,我是许嘉怡,我是从文新高中转过来的,想要专修的乐器是小提琴,兴趣是听音乐、阅读、打羽毛球,谢谢大家。」
    后面轮到子瑄介绍,子瑄开口说:「大家好,我是白子瑄,也是从文新高中转过来的,想要专修的乐器也是小提琴,兴趣是看偶像剧、看漫画、逛街、看电影。」
    嗯!嘉怡在子瑄自我介绍时,也看到了邀请自己要不要来读这里的莫同学。
    苏慕茜:「好了,那也介绍完了,掌声欢迎我们的新同学吧!掌声再次响了起来。」
    「那我们是两个两个同学坐一起的,座位已经帮你们安排好了,你们的位子在那边,帮你们安排的那个位子,旁边坐的是我们班的班长莫文伊,跟我们的副班长徐真。」
    「如果有什么疑问或问题的话,也都可以问她们两个。」
    「那下礼拜我们的班会呢!会重新选这一学期新的干部,到时候请大家多多投票发言提名,感谢大家,那我们开始上课吧!」
    下课后,a班的其他同学对刚转来的嘉怡、子瑄她们,评头论足。
    同学a:「欸!我听说文新的学生都很会读书耶!」
    同学b:「我们是学音乐的,又不是来读书的,况且我们班也是升学班呢!读书什么的,样样来好不好。」
    同学c:「是这样没错啦!」
    同学d:「但我听说文新来的都是书呆子,跟我们学什么音乐呢!」
    同学b:「可不是嘛!」
    嘉怡听到并没有太过在意,毕竟嘴巴长在人家,也没理由去阻止人家不讲,子瑄则是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的样子。
    嘉怡宽慰的说:「好了,好了,别不高兴了。」
    「有时间的话,不如去外面转转,好熟悉一下环境,走吧!」
    两人转了一圈,发现学院其实还满大的,在这里学习的学生其实都满有才华的,还遇到了莫文伊跟徐真。
    嘉怡:「莫同学,谢谢你。」
    莫文伊:「我也没做什么,你也不用谢我。」
    嘉怡:「是你邀请我进来的,所以我还是要谢谢你。」
    莫文伊:「我只是邀请你而已,至于要不要进来读,选择权还是在于你。」
    徐真温和笑笑的说:「文伊没别的意思,她讲话比较直而已,希望嘉怡你别往心里去。」
    嘉怡:「我知道,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放心吧!还有我想认识像你们这样的朋友,可以吗?」
    莫文伊:「随你。」
    徐真:「当然。」
    嘉怡笑了一下,心里想:「这两个人那么的惜字如金吗?」
    子瑄则是满脸震惊与不可置信的表情,好像在说:「她们看起来就好像不太好相处的感觉,尤其是那个莫文伊的,感觉就很难相处,你还要跟这种人当朋友的这种感觉。」
    嘉怡:「还有,我还想参加下礼拜的班级干部,我想参选班长,先跟莫同学你告知一声。」
    莫文伊看了嘉怡一眼说:「我还是那句话。」
    嘉怡:「那当朋友跟参选班长的事,当你们答应了,那你们有什么小名吗?还是我直接讲名字就好。」
    徐真率先开口,语气还是温温和和的说:「你叫她文伊就好,至于我吗?你叫我小真好了,小真是我的小名。」
    嘉怡:「好的,请多多关照。」
    下礼拜很快就到来了,各个班级也都在选干部。
    苏慕茜:「现在我先请学艺上来写所有干部的职位,待会有想要参选的,可自己提名,或同学觉得适合的,也可以提名。」
    在所有干部职位都有名额,只剩下正副班长的职位时,嘉怡跳出来说要参选班长职位,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想说一个刚转来没多久的人,竟然也敢参选干部职位,而且还是带领一整个班级的班长职位。
    其他同学一听到,就窃窃私语的说:「也太敢了吧!那可是莫文伊耶!居然有人敢和莫文伊争,新来的应该是不知道莫文伊的身份背景吧!」
    「可不是吗?而且莫文伊又那么的有能力,她爸又是yk国际服装有限公司的总裁,莫家的独生女,莫家的千金耶!实在很敢。」
    苏慕茜:「嘉怡,我们学院的班级之职,可是要有能力的,班长是要带领整个班,包刮比赛,以及维持班级秩序等,责任重大。」
    莫文伊:「没关係的,老师,她既然想当,不如我就跟她比一场班长之争的比赛,以音乐来较量。」
    「我输了,退居副班长,辅佐她,帮她一起带领a班。」
    苏慕茜:「好吧!但是学院说这礼拜就要选出新的班级干部,礼拜五以前,一定要选好。」
    「今天礼拜二,那我宣布以专修乐器为比赛,以a班所有同学参与评分,包刮我在内,比赛从明天下午开始比,在音乐教室集合。」
    「比完会有投票箱给你们投,专修比完后,礼拜五下午会公佈得票最多者,担任我们班这学期的班长。」
    很快就开始了专修音乐的比赛,小提琴对上钢琴。
    嘉怡一样选的是韦瓦第的《四季》来演奏,令一首则是选自着名音乐剧《歌剧魅影》的主题插曲《唯一的请求》来演奏。
    《四季》的旋律华丽而又动听流畅,彷彿身在大自然当中,感受到了季节不同的变化。
    《唯一的请求》则是演奏出了对爱情的忠贞不渝。
    莫文伊则是选泽了莫扎特的a大调第11号钢琴奏鸣曲-第三乐章[土耳其进行曲]来弹奏,以及法国独奏钢琴曲《梦中的婚礼》来弹奏。
    [土耳其进行曲]的旋律优美而又活泼、像极了描写对初恋情人细緻的情感。
    《梦中的婚礼》的旋律优雅而又动人,带着一丝丝的感伤,诉说着梦中那未完的婚礼。
    a班的同学们各个听的是如痴如醉,完全的沉浸在了美妙而又动听的旋律当中。
    接下来各自按造自己的喜好,投票了起来,投票结束后,苏慕茜宣佈礼拜五早上早自习时间开票,已票数最多者,当选为这学期的班长。
    很快的时间就到了礼拜五早上的早自习,最终开票结果由嘉怡胜出,一些支持莫文伊的同学表示着自己的不满,认为凭什么让刚转来的转学生担任班长,就算赢得了比赛,也不应该让出如此重要的职位。
    莫文伊:「愿赌服输,我退居副班长,辅佐嘉怡,处理班级事务,并且宣佈这学期由许嘉怡当任我们班的班长职位,大家不得有异议。」
    其他同学还是不满,即使由班导苏慕茜管理秩序,还是有人要看得票结果。
    无奈,只好把所有同学的投票全部记在黑板上,由学艺代写,发现全部结算以后,嘉怡只多了文伊一票。
    询问之下,才知道有一位同学因为非常喜欢《歌剧魅影》的主题插曲《唯一的请求》,所以把票投票了嘉怡。
    其他支持莫文伊的同学纷纷看向了投给嘉怡的那位同学,那位同学紧张的辩解道:「我是真的非常喜欢《歌剧魅影》的主题插曲《唯一的请求》,再说人家嘉怡同学也演奏出了那种对爱情忠贞不渝的情感,我觉得是非常不错的。」
    其他同学听完,则是眯起了眼睛,表情彷彿在说:「我就在那听你狡辩,看你能说出个啥来,明明就是自己私心,还在那里狡辩。」
    苏慕茜见状,赶紧打圆场说:「好了,好了,各位同学,请冷静一下,老师还有重要的事要和大家说。」
    「突然,有同学惊呼,该不会是要宣佈每年都会举办的乐艺比赛吧!」
    苏慕茜:「对的,那这个比赛呢?跟大家说一下,可以自由组队,不限年级、不限乐器,但人数上限最多只能有八人,超过八人以上,不得参赛。」
    「那比赛前三名的队伍呢!学院会颁发奖状以及奖金,并且可以代表学院去参加全县市也就是所有县市所举办的音乐比赛。」
    「那如果有在全县市所举办的音乐比赛中都有获得第一名的话,学院将会提供三万元的奖金以示鼓励,并且会送去参加全国学生团体音乐比赛。」
    「全国学生团体音乐比赛如果一样是第一名的话,学院将会提供十万元的奖金并向全学院师生表扬其队伍,队伍还可以为自己起称号,并会放到公布栏上表扬其队伍。」
    哇!所有听到的同学眼睛都为之一亮,都开始跃跃欲试了起来。
    苏慕茜:「这礼拜五就可以开始组队选伙伴了,大家记得组好队以后,去拿报名单报名,交给学务处,感谢~」
    于是嘉怡先问了子瑄要不要一起,等嘉怡讲完,子瑄就一副巴不得的表情,如果没问的话,可能就是一副你死定了的表情。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想就觉得背脊发凉。嘉怡决定也去问看看文伊跟小真,看她们有没有要一起跟自己组队。
    但显然其他同学也跟她想的一样,也去找了文伊跟小真,询问她们想不想一起组队,等其他同学问完后,嘉怡跟子瑄才过去询问。
    嘉怡:「文伊、小真你们有答应要跟其他人一起组队吗?」
    莫文伊:「我婉拒了。」
    徐真:「我也是。」
    嘉怡:「那我想邀请你们一起组队,可以吗?」
    莫文伊点头,小真接着说:「就等你这句话呢!所以我们才婉拒了其他人。」
    嘉怡闻言失笑说:「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看其他同学都是乘兴而来后面又败兴而归呢!」
    但是这样也才凑齐四个人,不过还可以在找一个人。
    子瑄:「谁?」
    嘉怡:「瑄谊。」
    子瑄:「啊!瑄谊也转来这了。」
    嘉怡:「对,只是又被分到不同班去。」
    子瑄:「那她在哪一班。」
    嘉怡:「我们总共a~h八个班,她被分到e班去了。」
    子瑄:「e班离我们这边有点远呢!」
    文伊跟小真则是在一旁耐心的听嘉怡跟子瑄你一言我一语的讲着。
    嘉怡:「啊!抱歉,忘记你们还在旁边等我们呢!」
    徐真:「不会,如果还要找人的话,我倒是有人选,我妹是专修长笛的,她还有几个好朋友,倒是可以问问她。」
    嘉怡:「小真你还有妹妹呀!」
    徐真:「嗯!她也跟我读同一所。」
    嘉怡:「那事不宜迟,我们先去找瑄谊,再去找小真她妹,如果顺利的话,今天应该就可以组好队了。」
    于是嘉怡等人先去找了瑄谊,瑄谊答应以后,又去找了小真她妹。
    徐真芊:「找我组队,嗯~姐你什么时候交了那么多我不认识的朋友,除了莫文伊我其他都不认识,可以自我介绍一下吗?」
    徐真:「不好意思,我妹就这种个性,各位别介意呀!」
    嘉怡:「没事,那我先自我介绍一下好了,我叫许嘉怡,专修小提琴,请多指教。」
    子瑄:「我叫白子瑄,专修也是小提琴,请多指教。」
    瑄谊:「我叫李瑄谊,学得也是小提琴,请多指教。」
    徐真芊:「啊!怎么学的都是小提琴,一点新意也没有,人家莫文伊好歹学的是钢琴,结果五个人里面小提琴就站三个,真的是。」
    徐真:「真芊。」
    徐真芊:「哦~姐,你兇我。」
    徐真:「适可而止一点得了,我记得你还跟乐乐很好,乐乐是学爵士鼓的,对吧!」
    徐真芊:「啊!我们学的乐器归类是古典乐器耶!爵士鼓是流行乐器,乐乐跟我们搭,怎样都搭不起来吧!」
    「姐,你看哪个古典音乐会搭一个爵士鼓的,除非我们流行音乐跟古典音乐两个都报名了。」
    徐真:「我又没说要让乐乐报古典音乐,本来我就是想组好队之后,在问问看的。」
    嘉怡:「哦~可以呀!感觉两个都不错,如果都加入的话,就可以一起报了。」
    徐真芊:「那好吧!我去问看看乐乐,你们稍等我一下。」
    不久,徐真芊就跑回来了,还带了一个人,想必那人就是她口中叫的乐乐,嘉怡心想。
    谢乐乐:「你们好,我叫谢乐乐,刚刚我都听真芊讲了,学姐你们想邀请我组队的事,我答应了。」
    徐真芊:「喂!喂!喂!乐乐,你怎么那么快就答应了呢!」真芊一脸吃惊的说着。
    谢乐乐:「这不是很好玩吗?古典乐器跟流行乐器的结合,听起来就很酷。」
    真芊拍着额头懊恼的说:「我真的是被打败了。」
    嘉怡:「所以你们要加入吗?」
    徐真芊:「都这样了,还能不加入吗?算了,事已成定局。」
    徐真:「真芊,都几岁了,还那么孩子气。」
    徐真芊:「我这才是正常的吧!哪像姐你一样,都跟莫文伊一起,都变得老成持重了起来。」
    徐真:「你呀!真是拿你没办法。」
    嘉怡:「那就这么说定了,那我们赶紧拿报名单报名,在交给学务处办理。」
    填写完报名单后,嘉怡就拿着报名单去学务处报名了两项比赛,古典音乐跟流行音乐,登记完后,嘉怡就开始兴致勃勃想开始练习。
    于是大家讨论完之后,定了放学跟假日的时间跟学院借音乐教室练习。
    期间,嘉怡发现子瑄好像越来越黏人,她走到哪去做什么事,子瑄总要跟,甚至是她拿手机传讯息打电话跟文伊还有小真她们任何一个人聊天,子瑄都要问,所以嘉怡特定去找了瑄谊问子瑄的事。
    瑄谊:「我看了一下,从这个跡象来看的话,她应该是喜欢你的。」
    嘉怡:「其实相处下来,我知道自己也是喜欢她的,只是我认为现在还不是时候,两个人要在一起,考量的因素太多了,何况都还是女的,我不是排斥,只是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话,就必须要有足够的的能力与条件。」
    瑄谊:「我懂你的意思,但子瑄未必这样想,从她对你的态度来看的话,她应该是偏向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就足以面对任何事的处事态度。」
    「不过,倒是可以先测试看看,只能先委屈你了,毕竟她喜欢的人是你,可以买那种有扣子的睡衣穿,喜欢就会想靠近或占有,以己为饵,愿者上鉤。」
    嘉怡:「以己为饵,还要穿有扣子的睡衣!!!」
    「瑄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平生最讨厌穿的就是有扣子的衣服。」
    瑄谊:「测试看看而已,里面还是可以搭一件白t的,就算真的怎么样的话,你也是有能力制止的,况且习武的人感知力都比一般人敏锐吧!」
    嘉怡内心os:「讲得好有道理,竟然无法反驳。」于是妥协道:「好吧!只能这样了。」
    于是嘉怡睡觉前,都会换上有扣子的睡衣,子瑄还以为她转性了,睡觉前都穿便服,衣服还要扎的整整齐齐的。
    这天週六,睡觉前,她们跟平常一样都会滑一下手机聊一下天在睡觉,嘉怡聊着聊着就有些睡意了,直接躺下来休息,半梦半醒间,感觉子瑄的气息靠自己靠的很近,像是面朝自己的那种。
    接下来就是子瑄朝自己的嘴唇亲了下去,嘉怡依旧紧闭双眼,不敢动弹。
    慢慢的,嘉怡感觉自己的唇齿像是被撬了开来,浅吻也瞬间变成深吻,因为双眼紧闭,感官也瞬间被放大了好几倍的感觉,嘉怡甚至有些震惊子瑄从哪学来的这个,要是换做了别人,她早就一巴掌赏了过去。
    接着感觉扣子被一颗颗解开,还好自己早有防范,自己里面还搭了一件白色素t。
    正当子瑄解到一半看到自己里面还有在搭一件白t时,准备伸到衣服里面时,嘉怡瞬间睁开眼,当机立断单手把自己睡觉的那一颗枕头抽走,另一隻手垫在头部下方,直接把枕头夹住子瑄的脸,动作可以说是一气呵成。
    子瑄错愕,反应不及,手还放在衣服里面来不急抽出,颇有些画面定格的感觉,气氛瞬间有些僵持不下,直到嘉怡喊了一句子瑄,把枕头拿开,子瑄这才反应过来。
    嘉怡于是起身把灯打开,接着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好好谈谈一下,子瑄,你觉得呢?」
    此时子瑄脸上显得有些苍白,点头回应说:「你说的没错,是时候应该谈谈,我对你的感情了。」
    嘉怡在听到这话后,内心的小小剧场又开始了,内心os:「进展也太快了吧!一开始就那么劲爆的吗?都没有一个sop,就直接开门见山,如此坦白的讲,震惊一万年!!!不是,不是,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虽然嘉怡此刻内心丰富,丰富到都可以演一齣话剧了,但面上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嘉怡:「你……话还没说完,子瑄就接着说:对,从一开始你救我的那一刻起,我就对你有好感了,在经过这三年的相处中,我便发现我已经喜欢你了。」
    子瑄:「我已对你坦白,你没点表示吗?」
    嘉怡:「表示?是要表示什么,表示说你对我如此谈白,我也应该说:我也喜欢你很久了,我们在一起吧!之类的话吗?」
    子瑄:「也不是,只是也想从你口中或是心里得知你是否也喜欢着我,当然如果我们都互相喜欢,都能在一起的话,那再好不过。」
    嘉怡:「两个人要在一起,没你想得那么简单,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更何况都是女生,我不是排斥跟女生在一起,只是我认为我们现在应该以课业学习为重。」
    子瑄:「两个人在一起也是可以以课业为重的。」
    嘉怡:「是,但现在谈在一起的事还言之过早了。」
    子瑄:「怎么说?」
    嘉怡:「两个人在一起不单单是我们自己的事,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爸跟阿姨那边要怎么讲,别人知道了,有言论压力要怎么承受,甚至别人怎么看我们,这都是要考虑的因素。」
    子瑄:「说到底你就是怕别人说,怕别人知道不是吗?」
    嘉怡:「我不是怕别人说,也不是怕别人知道,而是当你在这个世界以及这个社会上,有足够的经济能力与条件,那自然不同。」
    「因为在这个世界以及社会上是很现实的,有能力、有地位、有条件、有人脉,人家看到你都要恭敬三分,就算是做表面,私底下别人怎么议论,那是人家的事,但在檯面上,人家因为知道你有这些条件,看到你自然都要恭敬三分。」
    「所以努力让自己变优秀,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当然,当你变优秀了,别人也只会看到你光鲜亮丽的那一面,人们甚至不会在意你为此付出了多少心血与努力。」
    子瑄:「高瑞馨说的没错,你是智者,你所做的一切,都有你的考量。」
    嘉怡:「确实,这也是我的面目之一,但如果你真的喜欢我的话,是否能请你等我。」
    子瑄:「等你?」
    嘉怡:「是的,为此我有为我们彼此拟了一份10年份的合约书,以十年为期,这是合约,先给你看一下。」
    说完,嘉怡拿出书桌钥匙,打开了书桌里的抽屉,拿出了二份合约书,一份则递给了子瑄看。
    嘉怡:「你先看上面合约书的内容,如果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提出来,如果你同意,我们彼此各签一张,双方互相交换,也能给彼此一个保障。」
    子瑄:「这上面写的所有肢体接触都要经过本人同意,是包括牵手拥抱那些都是吗?」
    嘉怡:「是的,也就是签了要牵手拥抱等…都要经过我本人的同意。」
    「但是签了也有保障的,就是如果我违约的话,你可以要求我答应你一件事,这件事是包含你提出任何的条件,我都必须答应,不管我愿不愿意。」
    「前提是我有违约的话,没有违约就不算,所以你也不用担心我跑掉不认帐什么的。」
    子瑄:「但是合约是你写的,而且就算签了,其实也只是一张纸的事情而已,谈何保障。」
    嘉怡:「既然我已用合约,我就会说到做到,况且合约内容是我订的,遵守是必然。」
    子瑄:「上面合约说如果十年已到,双方都有遵守合约内容,你就会跟我在一起。」
    嘉怡:「是的,所以才说以十年为期。」
    子瑄:「既然你都写了,我也没不签的道理,这份合约,我签了。」
    说完,子瑄就爽快的签完了,嘉怡也跟着签,签完名,彼此互换了合约书,达成了协议,这件事情也算是完美落幕了。
    嘉怡连打哈欠的说:「还好明天不用上课,那不然我肯定精神不好什么的。」
    说完,嘉怡正准备上床睡觉时,子瑄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的速度,鑽进了嘉怡的怀里,嘉怡震惊,这又是哪招。
    子瑄:「我冷。」
    嘉怡:「……冷个毛,现在是春天耶!算了,仅此一次,明天合约开始生效。」
    子瑄:「是是是,是是是。」
    自从合约生效后,子瑄安分了不少,睡觉时也比较不会动手动脚了。
    因为已经组完队的关係,嘉怡跟文伊等认证都很熟,也因为小真的妹妹讲话很嘴的关係,所以两人经常斗嘴。
    直到有一天开始,子瑄只要每每看到自己跟真芊也就是小真的妹妹聊天,子瑄的气场甚至讲话的态度就会变得特别冷漠特别的酸。
    嘉怡于是询问,询问之下才知道,原来子瑄误会她喜欢真芊,气她不遵守合约,才会每次看到她跟真芊讲话,都会特别的冷漠,甚至酸言酸语的讲话。
    嘉怡于是解释道:「她喜欢的人不是我。」
    子瑄:「那是谁?你说不说。」
    嘉怡:「行行行,我说行了吧!」
    子瑄:「这还才不多。」
    嘉怡:「真芊喜欢的人其实是文伊。」
    子瑄:「莫文伊?」
    嘉怡:「对,你没有听错,就是文伊。」
    子瑄:「太让人意外了,我还以为她们没有很好,真芊怎么会喜欢莫文伊。」
    嘉怡:「不晓得,可能是文伊有什么特质吸引着她吧!」
    子瑄:「还是很让人意外,我还以为……」话还没讲完,嘉怡接着说:「以为我喜欢真芊,误会我违约在先,所以态度才会冷言冷语的。」
    子瑄:「不好意思嘛!这不是你们每天都会天天斗嘴什么的,我才误会。」
    嘉怡:「那讲也讲完了,可以安心了吧!」
    经过解释以后,团队练习也恢復到以往,而距离校内比赛的日子,也越来越接近了。